一代天驕 角色番外:有趣的世道

手機用戶請訪問:手機網m.bctshu.com

角色番外:有趣的世道

角色番外:有趣的世道

陽光透過天空的重重迷霧,薄弱的落在破舊吊腳樓上。www.00sy.com

柔和的光芒斑斑駁駁灑在屋頂和縫隙,讓整座建筑多了一抹說不出的明亮,也讓百狗剩和林凌心的笑容變得明媚,躺在年代久遠竹床的林凌心,臉色依然蒼白和憔悴,但美麗眸子中閃爍的光芒,卻昭示她熬過了危險期,她陰差陽錯的撿回一條命。

坐在她身邊的百狗剩一改往日淡漠神情,掛著一絲發自內心的生還喜悅,那種感覺就如心愛的東西失而復得,如非理智不斷提醒著他,他怕是要抱住林凌心熱吻起來,饒是如此,依然能夠讓人感受到如火情緒,林凌心也是一臉春風,無盡溫柔。

嗅到女人身上散發的麝香氣息,百狗剩深深呼吸一口長氣,努力平靜情緒后就捧起一個保溫瓶,用湯匙把熬好的藥材肉粥輕輕攪拌,隨后喂入林凌心嘴里:“這是我熬的藥粥,來,多喝點,暖暖胃,也讓身體多點熱量,這樣,你才會更快好起來!”

“嗯!”

林凌心笑容甜蜜應了一聲,喝下大半藥材肉粥后開口:“世事還真是難料,不,應該說苗疆真是藏龍臥虎,路上隨便撞見的一個老人,竟然能夠化解我身上的毒素,不用再舟車勞頓去找什么神醫,真是老天厚愛!”話到這里,她想起什么尷尬一笑:

“百大哥,我不是說你無能,千萬不要誤會!”

她一握百狗剩的手:“你永遠是我心中的神醫!”她惱怒的拍拍自己額頭,感覺這話怎么說都不對,前面像是說百夠剩醫術不如一個路人,后面則有同情安慰的意味,嘟著小嘴補充:“百大哥,對不起,我越說越錯,只是你應該明白我的意思!”

百狗剩見到她懊惱的樣子,臉上笑容變得更加旺盛,把一勺肉粥送入她嘴里后,輕聲一笑:“放心吧,我知道你的意思,而且我醫術確實不如這位老人,忘記告訴你了,他其實就是我要找的神醫,他為了更好懸壺濟世,早早從深山中搬了出來!”

在林凌心的訝然之中,百狗剩端著碗走到窗邊,打開一扇正對大門的狹長窗戶,診所一改那晚的死寂,林凌心的視野中,二十多個苗人進進出出,一個個沒有太多言語和動靜,但臉上都帶著感激的神情,百狗剩向林凌心一笑:“今天病人算少了。”

“你昏迷的這兩天,高峰期有五十多人看病。”

林凌心聞言輕輕點頭,美麗眸子更加清亮,隨后用掌心貼貼臉頰,感受差點失去的溫暖:“想不到他就是神醫,真是巧啊,待我身體好了,一定要好好感謝他!”接著,她猶豫一下拋出一句:“百大哥,我算是撿回一條命,還是暫時病情好轉?”

百狗剩握著湯匙的手微微一滯,來到診所的那一晚,獨眼老人就給林凌心進行針灸,把脖子上的白線死死遏止住,隨后又連夜配藥熬藥,在隔天上午把藥物灌入林凌心嘴里,讓體溫降到三十的林凌心吐出大堆雪白顆粒,身體溫度重新升到三十三度。

經過每隔兩小時的灌藥以及百狗剩全天候照顧,林凌心的體溫最終回升到三十六度,也讓她在這早晨醒了過來,從表面癥狀和百狗剩的診斷來看,林凌心算是從鬼門關撿回一條命,只是百狗剩不敢出言保證她完全沒事,因為老人的身份讓他忌憚!

孟屠光!

雖然苗族老人沒有道出自己真正身份,但百狗剩還是能從對方的名字、解毒的高明、藥材的昂貴判斷出,獨眼老人十有**就是聲名顯赫稱霸一方的苗王,只是高高在上的苗王應該在苗王寨享受萬眾矚目啊,怎會跑到這地方開個小診所度日呢?

百狗剩看不清這一點,也不知苗王是否綿里藏針,所以他無法保證林凌心完全沒事,當然,他也沒有對苗王先下手為強,他就一邊感激著苗王對林凌心的施救,一邊高度戒備可能存在的危險同時讓漢劍查探苗王的變故,他想要找出一個答案。

只是看著林凌心憧憬的目光,百狗剩又把殘存的擔心壓了下去,臉上綻放一抹柔和笑意:“你已經脫離危險了,只是身體還有點虛弱,需要在這里靜養些日子!”他一握女人的手:“你剛從鬼門關轉了一圈,這里環境又還不錯,你就安心待幾天吧。”

“等身體復原,你再回臺灣!”

“回臺灣?”

林凌心聞言微微低頭,隨后笑著回應百狗剩:“我暫時不回臺灣,我會讓經紀人暫時擱淺演唱會以及其余工作,我要在百花門住上三五個月!”再度經歷生死一線的女神,對功名利祿已經看淡很多,更多在意真真實實的情感和平淡幸福的日子。

為了不給百狗剩帶來太大壓力,林凌心還伸手一摸自己的脖頸,綻放一抹笑容補充:“怎么也要等我傷口痊愈,我才能出去見人,不然記者會瘋狂的追根究底,再說了,你答應過我,在百花門給我找一塊地,種花養魚,你該不會食言了吧?”

百狗剩聞言尷尬一笑,他確實希望林凌心忘記兩人有過的交流,當時生死一線很多都是不切實際的承諾,但隨后又恢復平和的神情:“哪會食言,只是以為你工作繁忙,無法耗費太多時間,你如喜歡百花門,別說三五個月,就是三五年也無所謂!”

“待你身體好點,我馬上帶你回百花門!”

百狗剩心里已經作出了決定,回到百花門的時刻,也就是他向林凌心攤牌之際,無論天意是否再度弄人,他覺得事情總是要解決,不管結局有多么傷心多么痛苦,林凌心沒有捕捉到百狗剩眼中劃過的憂郁,幽幽一笑,靠在百狗剩身上一臉幸福:

“這可是你說的!”

“今天天氣不錯,你可以陪著她曬曬太陽!”

還沒等百狗剩出聲回應什么,這時,房門忽然被人輕輕敲響,隨后就見視野多了一抹開闊,纏著頭巾的獨眼老人靠在門框上,手里叼著一個沒有點火的煙斗,冷眼看著相擁的幸福兩人:“再好的藥,也比不過頭頂的太陽,還有樂觀的心態。”

此刻,外面已經不見人影,顯然病人都已經看完回去,林凌心和百狗剩的視野中,只有那條大黑狗在追逐蝴蝶玩耍,陽光正好,微風正輕,這時候的確適合出去曬太陽,林凌心嫣然一笑:“謝謝老人家提醒,我們待會就出去走走,謝謝你救了我。”

“我是醫生,救死扶傷,份內之事!”

獨眼老人叼著煙斗的嘴吧嗒一下,掠過林凌心的眼神比百狗剩平和很多,毫無疑問,他覺得林凌心沒什么威脅:“而且我相信你不是什么壞人,不會讓我一腔心血白費!”隨后,他把目光轉到百狗剩臉上:“只是希望你不要忘記咱們有過的協議!”

本來獨眼老人早就要詢問百狗剩一些東西,無奈林凌心當時情況緊急生命垂危,于是就先忽略協議救人為主,如今林凌心從鬼門關上走回來,孟屠光自然要轉回正題,聽到苗族老人這一番話,百狗剩臉上沒有為難沒有耍賴,相反無盡的坦然:

“老人家想要知道什么,盡管問,只要百狗剩知道的,可以告知的,一定知無不言。”

百狗剩心平氣和展示自己態度,其實他到現在都無法判斷,孟屠光是否知道他為百花門主事人的身份,更不清楚說出自己來歷,會不會讓老人立刻翻臉,只是對方出手救了林凌心,他總是要坦誠相待的:“不能告知的,我愿意用其余方式彌補。”

苗族老人眼睛微微一瞇:“不能告知的?”

“汪汪汪!”

還沒等百狗剩出聲解釋什么,門口就傳來一陣狗叫聲,百狗剩三人扭頭向聲源處望去,只見大黑狗已停止追逐蝴蝶,沖在大門口狂叫不已,視野中,一個苗族服飾的男子倒在地上,大半張臉頰貼地辨認不清,但抖動的身軀卻能昭示他遭遇兇險。

他的右手還在柵欄上留下一個血印,在柔和的陽光中顯得很是刺眼,雖然看不清來者面貌和狀況,但從血液的濃度,以及不受控制的抖動,他的情況很不樂觀,在百狗剩閃過這個念頭時,苗族老人已經握著煙斗翻了出去,速度之快就如林中獵豹。

毫無疑問,他對苗人有著深厚情感。

百狗剩見到外面發生狀況,就抱著林凌心走到樓下探一個究竟,看看自己能否援手幫點忙,百狗剩把林凌心放在帶來的輪椅上,蓋上一條空調毯子后就緩緩前行,此時苗族老人已經半跪在來者身邊,用苗語低呼兩聲卻不見回應,對方像是死了一樣。

在孟屠光伸手攙扶對方時,百狗剩捕捉到對方懷中寒芒閃現,他眼皮一跳,喝出一句:“小心。”

百狗剩甫一提醒,地上那人已經彈起,一刀劃向孟屠光的脖頸,距離十多米的百狗剩瞳孔爆縮,沒想到來者目標真的是孟屠光,地上那人跳起之時,柵欄兩邊也是人影閃現,一批黑衣人壓了過來,孟屠光在襲擊者單刀劃出一刻,從容退后一步。

可刀光如電,早就蓄謀已久,轉眼叮當一聲輕響,利器已經架在孟屠光帶有銀飾的脖頸之上,卻沒有立即劈下去,林凌心下意識尖叫一聲,只是一聲喊,已經有人向百狗剩這個方向望過來,見到一男一女站在吊腳樓下,目光帶有陰冷和不屑。

持刀威懾住孟屠光的中年男子微微偏頭,二十多名黑衣人中分出兩人,提著利器向百狗剩的方向走來,腳步緩慢,并不急于過來追趕,一副有恃無恐的樣子,百狗剩目光微微瞇起,把林凌心的輪椅轉到身后,同時,手里悄悄夾起四枚染毒銀針。

他有點后悔把四名趙氏精銳遣回,不然就可以更從容一點對敵。

刀光閃爍,映著陽光落在孟屠光的臉上,死神臨近,孟屠光臉上只有一抹訝然,卻沒有驚惶之意,流露出應有的上位者風范,他輕描淡寫的問道:“你們是誰?”隨后他又冷哼一聲:“你不是苗人,不過對我了解倒是很清楚,知道我對苗人感情!”

這些人都沒有戴面具,只是清一色服飾清一色武器,就連發型也是一樣,但對孟屠光而言,卻都是陌生的面孔,他一直在苗疆活動,對這里的人或多或少都熟絡,陡然見到二十余名來歷不明的黑衣漢子,還一個個裹著殺氣,眼神開始變得玩味。

持刀劫持孟屠光那人相貌普通,除了一身苗族服飾無明顯的標識,他聽到孟屠光出聲詢問,淡淡一笑回應:“不愧是十萬大山之主的苗王,這份眼力著實讓人佩服!”他又拋出一句:“沒錯,我是百花門子弟,今天過來,是百門主請你去山門一趟!”

“共商苗疆和平大業。”

他聲音雖然平和緩慢,但不遠處的百狗剩卻能聽的清清楚楚,不由臉色微微一變,除了孟屠光的苗王身份得到佐證之外,還有就是沒想到有人假扮百花門子弟來襲擊,這擺明就是要挑唆兩者的關系,趙氏不畏懼苗王寨,但也不允許被人挑撥。

在百狗剩眼里掠過一抹寒芒時,孟屠光卻詫異問出一句:“百門主是誰?樂神子不是死了嗎?”

持刀那人冷冷開口:“看來苗王不問世事很久了,不過不要緊,我可以告訴你該知道的事,樂神子確實早死了,徒子徒孫也滅的差不多了,奇經門也改名換姓了,只是山門還在,此時叫百花門,恒少旗下大將,百狗剩主持大局,四方尊稱百門主!”

在孟屠光微微偏頭的時候,持刀男子又補充一句:“百門主來苗疆不是打醬油,也不是單純的重振百花門,他是要一統苗疆的,他代表恒門駕臨十萬大山,就想要爾等妥協臣服,苗王若是識相的話,早早的歸順,如果不然的話,只怕要遭滅頂之災。”

在他這一番言語中,百狗剩的眼睛越發瞇起,神情也格外平靜,但心里卻不由暗自驚凜,他當然知道自己沒有派人來抓孟屠光,更不會對苗人說這種激起民憤的話語,可事情發生了,只有一個解釋,那就是有人搞鬼,究竟是誰挑撥雙方漁翁之利呢?

他原本想過踏平苗王寨的想法,此時因這批人冒起變得慎重,這時,走來的兩名黑衣人已經到了百狗剩的身前,見到百狗剩、林凌心還是不動,只以為他們是嚇傻了,正要一刀殺掉兩人時,他們卻見到林凌心的絕色容顏,心里一動,隨后喝道:

“走,進去!”

顯然,他們對兩人另有打算,這打算不便光天化日之下,百狗剩見到自己和老人距離尚遠,知道這樣出手解救困難,即使能夠殺掉劫持的男子,但也會讓孟屠光受到傷害,所以掃過兩人服飾一眼,又見到他們對林凌心的猥瑣目光,顫聲開口:

“別……殺……我們……”

他一邊顫抖著說話,一邊拖著輪椅向后退,裝成被兩人威迫退向吊腳樓后面的雜物房,林凌心雖然不知道百狗剩的意圖,但她相信百狗剩會保護自己,因此也裝作后怕樣子后退,兩名黑衣男子向同伴得意一笑,隨后握著利器腳步輕飄壓上去、、、、

這時,孟屠光掃過漸漸消**影的百狗剩兩人,眼里掠過一抹光芒卻不動聲色,隨后對身邊持刀男子一笑:“百門主還真是霸道啊,剛來苗疆沒幾天就想要一統十萬大山,可就算他要一統天下,要找的也不應該是我呀,我都不問世事快三年了。”

“若是百門主真的想要征服苗疆,應該去苗王寨找天縱、天蝎、天驕才對。”

盡管他的脖子被利器緊緊貼著,但孟屠光卻毫無畏懼之色,臉上皺紋還一一綻放開來,沖淡些山路上的重重殺機,持刀男子冷笑一聲:“他們,自然也是百花門目標,只要把苗王請到山門,苗王寨三大護法自然會來找你,也會一一答應我們的條件。”

孟屠光臉色一冷:“你們以為只憑這卑鄙的手段,就會讓苗王寨屈服嗎?你們未免太異想天開了。”

持刀男子一笑:“成王敗寇,苗王還是老實點好!”

孟屠光淡淡開口:“若是不老實呢?”

“那就莫怪我無情了。”

持刀男子也是一個狠角色,話音落下手腕一翻,刀鋒又壓進孟屠光脖頸幾分,孟屠光忽然放聲大笑:“哈哈哈!”

話音未落,人已向后倒了過去,像是一個倒空的蛇皮袋,輕飄飄的抓不住,持刀男子神情微微一怔,卻是毫不猶豫的砍了下去,只聽到叮的一聲響,利器落在孟屠光手中的煙斗上,煙斗斷成了兩截,孟屠光卻借機滾了出去,脫離出對方利器范圍。

持刀男子喝出一聲:“圍住他!”

孟屠光雖然從他的刀下逃了出去,可周圍還有他二十多名手下,不怕一個老頭跑了出去!

“嗖嗖!”

就在黑衣男子一緊手中利器要壓上的時候,只見一個人影從后面旋風一般竄了上來,相似的服飾讓黑衣人認為是自家伙伴,當下腳步微滯側閃空間給對方通過,只是他剛剛從兩人中間穿過,兩人就身軀一震,動作全部停滯,眼里還帶著難于置信。

“篷!”

下一秒,兩人咽喉破裂,濺出一大股鮮血。

“苗王,小心!”

百狗剩一招得手,還站到孟屠光的面前,隨后左手一探,已經扭斷一名襲向苗王的敵人手腕,接著一把奪下刀來,端是又快又狠,喀嚓一聲響,那人慘叫還沒有出口,只見到刀光一閃,人頭滾落,百狗剩既已出手,就是絕不留情,左手一拋。

利器又射入另一人胸膛!

彈指之間,百狗剩就殺了四人,盡管是出其不意,但依然昭示出他強大的戰斗力,其余敵人見到四名同伴慘死,又見到百狗剩身上穿著黑衣,馬上意識到這家伙是扮豬吃虎,也就判斷出威迫他們進入吊腳樓的同伴兇多吉少,當下變得義憤填膺。

持刀男子更是臉色一沉:“殺!”

指令一下,殘存敵人蜂擁而上。

百狗剩把苗王一扯轉到自己身側,隨后握緊手中利器不退反進沖入敵群,他身經百戰,還能夠安然無恙,實在是因為瞬間看清形勢,選擇最有利于己的選擇,敵手一共有二十四人之多,除去死在他手里的六人,還有十八人,他以寡擊眾,當求戰決。

而且他一定要保住孟屠光的安全,不然自己的出現會讓敵人更加借題發揮,百狗剩抱著這個念頭,出刀毫不留情,兩人本來沖上要抓孟屠光,結果百狗剩驀然一轉,手中利器猛地刺出,兩人下意識抬刀一擋,當當數聲,百狗剩的利器盡數被對方擋回。

“啊——”

只是還沒等他們露出得意,百狗剩袖中就射出四枚繡花針,嗖嗖數聲,繡花針一閃而逝,舉刀兩人還沒辨認清楚,眼睛就被針尖刺入,全場頓時響起凄厲的慘叫,身軀搖晃之中,百狗剩反手劈出兩刀,一一砍在他們胸口,血如泉涌,翻身摔倒。

又是兩名同伴慘死,鮮血淋漓,這讓殘存敵人臉色凝重,本以為這次襲擊苗王不會有太多變數,情報也顯示苗王除了毒術厲害一點之外,身手隨著年紀變大慘不忍睹,他們也觀察了好幾天,苗王確實老態龍鐘的趨勢,身邊也沒有什么高人保護。

可如今,百狗剩大殺四方,讓他們呼吸變得粗重,就是這一瞬間,“嗖!”百狗剩手中利器再度斬下,從另一名敵人的脖頸處砍下,咔嚓一聲脆響,這一記斜劈竟然將他連肩帶身子砍成兩片,五臟流淌一地,慘不忍睹,殘存敵人臉色一變連退三步。

持刀男子也腳步連換,顧不得再抓孟屠光,向后跳出了四五米,跟其余同伴散開個半圈對著百狗剩,想要下令攻擊,可見到百狗剩兇神惡煞般持刀而立,山風一吹,殺氣浮動,他的嘴角又止不住牽動,當下只能喝出一聲:“朋友,你是什么人?”

“你要跟百花門作對嗎?你要跟恒少為敵嗎?”

百狗剩淡然開口:“你既然是百花門子弟,如何認不出我的身份?”

此時,苗族老人一笑:“他叫百狗剩!”

聽到百狗剩三個字,持刀男子腦海中突然閃過驚懼的念頭,伸手一指喊道:“你就是……”他聲音顫抖,已經不能說下去,在孟屠光玩味的笑容中,百狗剩握著染血利器,冷笑一聲開口:“你們冒充百花門手下,沒想到假李鬼碰到真李逵了吧?”

“撤!”

不等百狗剩的話音落下,持刀男子猛地喝出一聲,同時掉頭就跑,其余黑衣男子也霍然四散而逃,護著孟屠光的百狗剩微微一怔,似乎沒有想到這些人說逃就逃,不過他也沒有多想,見到眾人分散,追趕不及,手中利器呼嘯脫手,盤旋而出。

“撲!”

只聽一聲刺耳巨響,利器狠狠打在一人的背部,直接把后者砸飛出去,摔倒在地吐出一口鮮血,想要掙扎起來卻失去了力氣,對方像是驚弓之鳥四處逃散,百狗剩來不及盡數誅殺,只想再留下一個活口,這樣就有機會從對方嘴里問出幕后黑手。

所以刀出如電閃,那人如何躲閃的過?只是有點遺憾領頭者跑得太快,眼看十多名黑衣人就要逃散,陡然間百狗剩眼中閃過一抹訝然,只見到一人突然倒地,像是喝醉了一樣,這人摔倒有如傳染一般,其余敵人跑出一會,也都搖晃著摔倒在地。

本來若是一兩人如此,那還可能是跑得太急絆倒,但是十多人包括領頭男子都倒在地上,情形怪異就不知道怎么說,隨著幾聲悶哼,跑路敵人全都倒下了,陡然間,整個山間已經充滿了陰森森的鬼氣,百狗剩握著利器沖出十余米,掃視地上的敵人。

百狗剩瞥見最先倒地者臉色鐵青,雙目圓睜口鼻流血,竟然已經失去了生機,不由大吃一驚,他又踏前七八步,所過之處見到的敵人,慘死癥狀完全一模一樣,領頭男子還殘存一口氣,只是再也沒有開始的霸道,臉上唯有無盡驚懼和恐慌。

“砰砰砰!”

在百狗剩靠近的時候,他猛地身軀一挺,胸口爆出七個血洞,隨后腦袋一歪死去。

百狗剩心里微微一震,握著武器轉過身來,目光落在了咬著半截煙斗的孟屠光身上。

苗族老人還是望著他,臉上笑意依然和藹,可在百狗剩眼中,此人已經是魔鬼無異!

蠱毒,這些人中了蠱毒!而且是中了無藥可救的蠱毒,十多名強悍敵人無聲無息橫死,還是連他都沒有察覺的情況下中毒,百狗剩知道方才就算自己不出手,這些敵人只怕也是無一能夠活命,百狗剩深深呼吸一口長氣,暗自查看自己是否也中毒。

“百狗剩?百花門主?”

此時,孟屠光揮一揮煙斗,笑容帶著玩味:“這世道,還真是有趣。”

“走,進屋,喝酒!”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后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目錄
cs模拟真人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