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代天驕 角色番外:有情人終成眷屬

手機用戶請訪問:手機網m.bctshu.com

角色番外:有情人終成眷屬

角色番外:有情人終成眷屬

深冬的澳門,依然沒有太多徹骨寒冷,只是延續著上季的秋高氣爽。··零點書院··

何家主事人的權力交接以及恒門的進駐,并未使這座享譽國際的賭城發生什么顯而易見的變化,或許政治跟殺戮這玩意離大多數人太遙遠,通往何家花園的那條主干道,同樣保持往日的安寧和幽靜,似乎它注定不會改變,只是書房多了幾個身影。

其中一人,正是從京城過來的趙恒。

“恒少,青官好像還有點抗拒,要不婚事往后推些日子?”

在沙發正中位置的趙恒兩側,是喬胖子、小笑、越小小和林歡媛等幾人,此刻,喬運財正捏起滾燙的茶杯,把醇香的大紅袍倒入嘴里:“他跟可人感情還是不錯,可不知道為什么,提到婚事就多少不自然,眼里還有抗拒,我感覺他有結婚恐懼癥!”

他一針見血:“怕是李清幽當時留下。”

在林歡媛把幾碟點心放在三人面前的時候,越小小扭扭脖子坐直身子,善解人意的拋出一句:“這也怪不得他,當初他跟李清幽談婚論嫁就差臨門一腳了,結果卻因圣父出現擾亂了好事,讓他遭受男人最大的精神折磨,心里難免會抗拒婚事!”

趙恒不溫不火地開口:“你們多跟他聊聊,讓他知道可人不會辜負他的。”他的目光閃爍一抹光芒:“我知道他對婚姻有恐懼,也知道他需要時間消化陰影,可這一場婚禮事關重要,他和何可人不補這場婚禮,何夫人就睡不好覺吃不好飯。”

他百忙之中抽身前來澳門有兩件要事,一是再度奠定小笑在澳門的地位,二是參加宋青官和何可人的婚禮,退出華國的何夫人沒有太多要求,唯一希望就是春節前給女兒和青官舉行婚禮,似乎只有兩人走入婚姻殿堂,她才能睡一個安穩覺。

趙恒知道這一點,也為了她遠離澳門,所以盡力成全她。

喬運財靠在陷下去的沙發上,嘴角勾起一抹無奈笑意:“我跟他聊過很多次了,但總是無法打消他本能抗拒,他怕臨門一腳又有什么變故,當初的李清幽給他心理帶來太大陰影了,對了,他昨天還跑去黃大仙廟了,說是去山上靜心三四天。”

越小小補充一句:“他還希望我們不要找他!”

林歡媛訝然失聲:“靜心三四天?他大后天都要結婚了,這擺明就是逃婚啊!”

在喬運財和越小小苦笑一聲時,趙恒眉頭輕輕皺起:“可人怎么想的?”

小笑知道這是向自己發問,聲音一如既往平靜:“她執意如期舉行婚禮,她說請帖都已經散下去了,這時說延遲婚禮不僅浪費人力物力,還會讓何家成為外人的笑話,我對何家聲譽沒有太多在乎,但她卻很是珍惜,而且她說相信宋青官會娶她!”

說到這里,小笑嘆息一聲:“其實我知道,這些都不是她的理由,她真正懼怕是她母親生氣,擔心生出變故惡劣了雙方關系,畢竟何夫人精神遭受多重刺激,誰也不知她會作出什么事,于何可人來說,手心手背都是肉,她不想雙方受到傷害。”

聽到這一番話,趙恒眼睛微微瞇起,思慮一番后開口:“那就如期舉行吧!”他端起滾燙的茶水,低頭抿入一口補充:“李清幽雖然給老三帶來不小傷害,但我相信他能夠壓制住那份恐懼,現在逃避只不過是本能反應,我也相信他不會讓我們失望!”

他作出最后決定:“一切按照原計劃進行!”

越小小遲疑了一下,但最終點點頭:“好,我來安排!”

確定婚禮如常舉行之后,整個書房的氣氛輕松了兩分,何子華昔日布置厚重的書房,如今成為了小笑的陣地,只是后者并沒有改變太多,趙恒環視四周一眼,見到何子華痕跡就暗中感慨一聲,隨后恢復平靜望向越小小道:“百狗剩情況怎樣?”

上次跟老爺子一番推心置腹之后,作出最終決定的趙恒除了四處布局穩住華國局勢之外,更多精力放在未來總統競選上面,所以對苗疆的關注度少了些許,此時趁著宋青官婚事的空檔,想要知道百狗剩最近的狀況:“有沒有把孟屠光拿下來?”

越小小似乎早料到趙恒這問題,幽幽一笑接過話題:“他沒有把孟屠光拿下,也沒有對苗王寨大開殺戒,相反,他跟孟屠光成了忘年交,他還從苗王手里學了不少東西!”在趙恒臉上露出一抹茫然時,越小小補充上一句:“苗王救了林凌心!”

趙恒淡淡問道:“獨眼老頭真是苗王?”

越小小重重的點頭,拿起茶壺給趙恒倒上一杯水:“沒錯,百狗剩和林凌心半路遇上的老人,就是從苗王寨出來開設診所的苗王,根據最新最可靠的情報,他三年前就把事務交給三大護法,平時也很少回城寨生活,更多是呆在診所為苗民治病。”

越小小顯然深入了解了情況:“他之所以做出這個選擇,是因為三年前苗疆出現瘟疫、他出城去采藥的時候,恰好遇見近百名奄奄一息的底層苗民,這些苗民無權無勢也沒價值,這注定他們無法跟寨中苗民享受同等待遇,也就注定他們自生自滅。”

“孟屠光對官方充滿敵意且心狠手辣,但對苗民卻從來都是一視同仁!”

在趙恒轉著茶杯的時候,越小小補充上一句:“所以見到底層苗民無法共享資源,他就一怒之下搬離城寨,開設診所為底層民眾服務,為了隱藏自己真實身份,他還對自己容貌做了改變,要求三大護法不得泄露自己行蹤,并讓他們行使苗王權限。”

喬胖子眼睛微微瞇起:“這苗王有點意思!”

趙恒嘴角也勾起一抹玩味笑意:“確實有點意思,從百狗剩初始傳回來的消息,以及魚玄機昔日獲取的情報,我以為孟屠光就是一個四肢發達嗜殺如命的大魔頭,鐵了心要百狗剩不惜代價把他拿下或者鏟除,想不到他還有憐憫蒼生的同情心。”

“最可貴的是,他對苗民一視同仁!”

喬運財眼里閃爍一絲光芒:“這是苗王的人性光輝,但也是他身上的致命弱點,捏住他這一點,苗疆局勢完全沒有懸念!”他的胖臉流露一股失望:“我還以為苗疆會有一場曠古絕今的惡戰,沒想到孟屠光卻是這樣一個對手,我該高興還是遺憾?”

喬運財心里很清楚,一個視生命如草芥的孟屠光,或許還能跟百花門過過招,在一畝三分地撈點對話權;而憐憫蒼生的苗王卻絕對不是趙恒對手,這一戰已經沒有太多懸念,苗王寨遲早會從苗疆地圖上抹掉,苗王也注定兇多吉少,所以他有點可惜。

隨著恒門在華國越來越位置顯赫,特別是趙恒決定站立華國巔峰,反對的聲音和勢力就變得消散,沒有人再敢對趙恒打打殺殺,就連指指點點都微乎其微,連帶他這個好兄弟也變得受人尊敬,生活相比昔日可謂平靜至極,這讓胖子感覺到幾分無聊。

他有點懷念當初刀光劍影的時光。

此時,越小小卻是一笑:“惡戰還是有的,但不是我們跟苗王之間,而是跟一股不明勢力的較量,在百狗剩和林凌心遭遇一伙面具男子襲擊之后,又有一伙黑衣人假扮百花門子弟襲擊苗王,小診所留下足足二十四條命,不過百狗剩他們都沒事!”

“還讓苗王親自見證了陰謀。”

趙恒眼里跳躍一絲殺機:“假扮百花門子弟?”

他很快領悟到事件的本質:“有人想要百花門和苗王寨相互仇殺?”他冷哼一聲:“只可惜他們沒有想到,百狗剩會和苗王撞在一起,這也算是偷雞不成蝕把米,只是不知這批是什么人,為何要兩邊挑撥?百花門和苗王殘殺對黑手有什么好處?”

越小小輕聲開口:“百狗剩和苗王正在查探,相信很快會有結果!”

“告訴百狗剩,不惜代價挖出對方!”

趙恒的眼神多了一份凌厲,語氣也涌現數月來難得的殺機,他不在乎背上襲殺苗王的黑鍋,但不希望為他人做嫁衣:“一定要讓黑手付出代價,十倍百倍地償還,要徹底杜絕頂著恒門幌子搞事的現象,我不在乎背黑鍋,但不能被人當槍使!”

越小小點點頭:“明白!”

喬運財端起茶水喝入大半,隨后挺直龐大身軀一笑:“哥,你也不用太揪心苗疆局勢,苗王都不足為慮,其余宵小更是跳不了多久,如果你實在擔心,等老三的婚事之后,我親自去一踏苗疆,有我,百狗剩,漢劍和周琪軒,足夠壓住一切跳梁小丑。”

趙恒擺擺手:“不用了,整個苗疆能讓我忌憚的只有苗王,如今苗王不成敵人,反成百狗剩的忘年交,沒了這個大勁敵,我就沒有什么好擔心的,哪怕苗王不援手百狗剩,他也有足夠勢力處理現在局面,何況對方踩到苗王頭上,苗王也會有動作。”

“此消彼長,苗疆平定只是時間問題!”

他手指點一點外面:“咱們安心觀禮吧!”

喬運財無奈一笑:“明白!”

也就在這時,一個電話打入了進來,越小小戴上耳塞接聽片刻,隨后向眾人一笑:“青官回來了!”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后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目錄
cs模拟真人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