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代天驕 角色番外:天下太平

手機用戶請訪問:手機網m.bctshu.com

“篷!”

當前面一排敵人慘叫著摔倒在地、百狗剩還沒看清什么武器時,孟屠光左手再度一拍黑色箱子,只聽到天地間嗡的一聲響,刺激著百狗剩的耳朵,他感覺像是千人一起扣動了弩機,數不清地黑色鐵釬在那一刻,同時疾射出去,診所好像突然暗下來!

有誰能想象千支鐵釬破空的場面?人吼、刀嘯、風聲那一瞬間,都蓋不住黑色鐵釬的破空之聲,天地間也隨之一暗又明,鋪天蓋地的黑色銳物,頃刻就到了其余敵人的面前,殺氣盎然,百狗剩本是冷漠如冰,但是見到萬矢飛天時,嘴角依然牽動。

那份速度,那份力道,簡直如天地之威,無法抵御。

黑色鐵釬怒射,尖端閃爍凌厲殺機,不知要奪去多少人的性命,百狗剩心中生出一絲感慨,怎么也沒想到,這深山老林會出現這種大殺器,孟屠光看起來人畜無害,對待前來就診的病人時也和藹可親,可真正動起手來,卻沒有一絲手軟跡象,

百狗剩目光凝重,敵人卻是眼神駭然,像是待宰羔羊承受殺戮,只有孟屠光,冷漠無情地看著眼前一切,嘴角還帶著一絲冷冷笑意,他好像一條毒蛇,等待獵物許久,雷霆一擊,為的就是讓對方萬劫不復,他還把目光落在遠處五尺男子的身上。

孟屠光果然不同凡響。

黑色鐵釬破空,診所的空地,殺機滔天,看著不斷倒下的同伴,悍不畏死的面具男子眼中終于露出驚恐之色,只聽到嗤嗤聲響,似乎要撕裂耳膜,然后就見到鐵釬電閃,打中了胸膛,打斷了肋骨,穿過了背部,一道道血霧噴射而出,漂染了草地。

黑色鐵釬帶血飛出,甚至能殺死第二名敵人。

面具男子再勇再猛,再是視死如歸,也是難于坦然面對鐵釬破空,看著一批批同伴如刺猬一般倒在血泊中,他們如潮的攻勢終于止住,事實他們也都損失慘重,兩輪鐵釬過后,只有八人還活著,殘存的面具男子不僅勇氣漸退,而且失去進攻之心。

“趴下!”

五尺男子見到眼前場面,一顆心猛地沉了下去,臉上笑容完全被憤怒代替。

他雖然開始不知道箱子是干什么用的,但見到第一排同伴倒下時,他就知道這東西是殺人利器,無法悍然對抗,萬矢齊發的時候,他耳邊已聽不到任何聲響,只余鐵釬破空聲響,他顧不得旁人,他已自身難保,他第一時間向后爆退,還苗刀護身。

幾乎是剛剛退到柵欄前面的小水溝,他就聽到撲撲的聲音不斷傳來,那種聲音,仿佛竹子穿過了豆腐,鐵錘擊碎了豆子,無數面具男子慘叫著摔倒在地,他也像被大錘般敲中苗刀和護甲,一股大力涌來,不等站穩,竟然被力道壓得向后退出。

一共有三支鐵釬擊中了他的苗刀和護甲,苗刀跟護甲都被鐵釬擊出印痕!

“當當當!”

一支鐵釬打在護甲發出聲音,隨后啪一聲掉落在地,五尺男子嘴角止不住牽動,伸手一揉差點中招的位置,他身上的護甲,還能勉強對付鐵釬射擊,可其余人身上衣服就和紙糊一般,在五尺男子隱入水溝的時候,他已見到一名同伴來不及躲避!

鐵釬狠狠穿過他的后背,直接從前胸拉了出來,五尺男子難于相信,卻不能不信,這鐵釬實在霸道,前后只有三秒,面具男子卻倒下九成,從鐵釬射殺中活下來的,只有八名靠后即使避開的親衛,饒是躲避及時,身上也都留下幾道血淋淋傷口。

“殺!”

五尺男子向發呆的八人吼出:“殺了他們!”

他需要八名死士的魚死網破來贏取時間,無論如何,他都不能讓孟屠光和百狗剩活下來,隨著他的話音落下,發愣的八名死士恢復清明,只是看著苗王、百狗剩,還有沉寂的黑色箱子,他們卻沒有勇氣攻擊,不知還會不會遭遇萬箭齊發的節奏。

“殺!”

見到八名親衛猶豫不前,五尺男子的臉色微微一變,隨即伸出左手放入嘴里,連連吹出幾聲有規律的口哨,隨著哨聲響起,八名親衛身軀一震,眼睛也無形瞪圓,他們齊齊一陣手中苗刀,對著百狗剩他們嗷嗷直叫,失去的勇氣很快又涌了回來。

百狗剩見狀頓知他們被控制,于是立刻把苗王往后面一沉:“苗王,小心!”

孟屠光咳嗽一聲:“放心,我很好,沒事!”

二人對話的功夫,前方形勢又發生了變化,八名親衛已經鼓起殘存的斗志殺過來,百狗剩雖然身上染了不少血,肩膀還有傷口,可銳氣不減,手中斷裂苗刀拋出,遲緩對方攻勢時,驀地伸手,抓過一把襲來的利器,反手捅過去,前面一人噴血。

可就是這空檔,最少有三把苗刀刺來,分襲百狗剩的肩頭、胸口和大腿,百狗剩腳步一挪,躲過了上身兩刀,卻來不及避開大腿一刀,一刀雖然沒有刺中他的大腿,卻擦著他的肌膚而過,苗刀帶血,再傷百狗剩,百狗剩反手一刀,無情斬出。

“撲!”

一刀斬在敵人的胸膛上,可后者卻只是悶哼一聲,也不在乎身上的疼痛,殘存生機的他頂著刀鋒前沖,同時一抬手中利器,毫不留情捅向百狗剩的腹部,百狗剩的眼皮跳動了一下,來不及收刀的他一按刀柄,借助力道向后彈出,躲避對手的攻擊。

敵人刀鋒落空,百狗剩卻生出一身冷汗,似乎沒想到對手如此頑強,在他落地的時候,中刀的敵人噔噔噔踏前三步,隨后才撲通一聲摔倒在地,腹部鮮血流淌了出來,染紅了衣衫和草地,饒是如此,殘存一口氣的他,還抓了兩次泥土想前行。

“當!”

在百狗剩呼出一口長氣時,又有兩人從兩邊夾擊了過來,百狗剩不退反進,手中苗刀呼嘯砍出,硬生生瓦解他們的攻擊,借著腰身一扭,像是泥鰍一樣貼著一人連連揮刀,七刀連環,敵人咬牙扛住六刀,卻怎么也擋不住氣勢不減的第七刀。

刀刃入脖,鮮血濺射,一顆頭顱飛出。

鮮血把百狗剩噴的全身是血,可他卻沒有半點在意,躲過一枚射來的弩箭后,一刀拋出,射中對方的胸膛,接著一個箭步沖出,奪過對方手里的苗刀一揮,把殘存生機的對手徹底了結,連番廝殺,百狗剩變得像是血人一樣,可他卻沒跑路念頭。

“殺了他!”

此時,確認黑色箱子沒有殺機的五尺男子也從后面揮刀沖上,還向最后兩名手下發出指令,顯然要把百狗剩和苗王永遠留在這里,百狗剩眼睛微微一瞇,左手一揮,四枚繡花針爆射出去,撲撲數聲響起,兩名敵人眼睛瞬間一紅,彈起一抹鮮血。

沖前的兩人眼前一片模糊,流淌的鮮血也能讓人感到疼痛,可是他們也就遲緩一下腳步,隨后保持慣性向前沖出,百狗剩沒有浪費這個機會,身子一縱,從他們中間穿了出去,撲撲兩聲響起,兩人咽喉多了一道傷口,下一秒,鮮血噴射而出。

“嗖!”

在他們搖晃著倒下時,百狗剩一按一人肩膀彈起,像是利箭一樣射向五尺男子,五尺男子臉色微變,隨后獰笑著抬刀一擋百狗剩,當一聲巨響,兩刀在半空中相撞,迸射出一股刺眼火星,也就在兩人僵持時,青蛇王從百狗剩的袖中飛射而出。

“嗤!”

這招實在出乎五尺男子的意料,來不及躲避和格擋的他,只能大力向側偏頭,青蛇王一閃而逝,五尺男子悶哼一聲,肩頭已經紅光一道,血跡斑斑,百狗剩趁機壓上全部力道,一股力量兇猛涌出,五尺男子嘴角抖動一下,隨后退出了四五步。

后退過程中,他瞄了一眼受傷的肩膀,見到傷口有些發黑發麻,馬上知道自己中毒了,于是就摸出兩顆藥丸吃下,還揮出一刀割掉傷口皮肉,減少毒素的侵害,百狗剩見到他如此強悍,眼里劃過一抹贊許,但很快又恢復平靜,揮刀沖了上去:

“再接我一刀!”

見到百狗剩殺過來,五尺男子怒吼一聲,也一刀砍了出去,兩刀在半空中再度狠狠撞擊,當!又是一記刺耳的聲響,還伴隨焦灼氣味,百狗剩虎口一麻向后退出兩步,五尺男子卻是直接跌出了三米,嘴角還流淌出一抹鮮血,顯然受了一點內傷。

只是還沒等百狗剩臉上露出笑意,退后的五尺男子一轉方向,竟然向不遠處的孟屠光沖了過去,百狗剩心中一凜,五尺男子腳步極快,幾個起落已經離目標不遠,臉上的猙獰清晰可見,一雙眼眸寒光閃閃,殺氣騰騰,絲毫不把肩頭傷勢放心上。

百狗剩竄高縱低,全力追趕,可是五尺男子搶先起步,被他甩開了十多米距離,百狗剩臉色有些難看,隨后腳尖連連點出,地上鐵釬疾射出去,百狗剩以為可以遲緩對方攻勢,沒有想到五尺男子怒喝一聲,竟然在他踢出鐵釬的同時沖天而起。

他像是獵豹一樣閃過幾箭,空中一折,蒼鷹搏兔般閃到,長刀一揮,已經取向孟屠光的脖頸,一直沒有力戰的孟屠光依然平靜,似乎知道這一刀勢不可當,踢起一刀,挪步倒退,穩住身軀之時,不看來勢,大喝一聲,雙手運刀,向前方連環砍去。

五尺男子剛才一刀劈空,臉上掠過一抹詫異,似乎沒想到朝夕相處的苗王也會身手,不過他也沒有過度探究,一擊未中,他足尖落地,毫不猶豫的再次騰起,人如鬼魅一般向苗王壓過去,就要補上一刀,他不認為孟屠光能夠躲開他的第二刀!

可他沒有想到孟屠光反應如此迅疾,還能劈出如此淋漓沒有章法的刀法。

無跡可尋,最為詭異,五尺男子雖然能一刀削掉他的腦袋,可是難保不被孟屠光反咬一口,在心口砍上一刀,五尺男子自然不會跟苗王拼命,回刀封住后者的刀勢,一格一纏,苗王手腕劇震,不過苗刀依然沒有脫手,神情也始終保持著平靜。

他退后兩步,再度躲過五尺男子劈殺!

“嗖嗖嗖!”

此時,百狗剩又踢出了四五支鐵釬,取向五尺男子的后背,五尺男子回刀一砍,劈飛四支鐵釬,隨后左手一抓,竟然握住了最后的一支,抖腕一揮,鐵釬竟比來勢還急,‘嗖’的一聲,向百狗剩反射過去,百狗剩身子一側,躲開這凌厲一擊。

趁著這個空檔,孟屠光向后再退三步,退到診所后面的溪水里,五尺男子見到距離拉開,臉色變得陰沉,霍然躍起,再度向孟屠光撲過去,只是他剛一動身,人在空中,陡然驚凜,一道暗影帶著疾風已到他的后腦,百狗剩的暗器怎會來得這么快?

念頭才轉,人卻本能扭頭,五尺男子側臉閃過一枚繡花針,只是空中暗紅一點,他的臉頰被第二枚繡花針劃破,五尺男子感覺到臉上的疼痛,整個人不由變得怒不可遏,只是依然沒有回擋百狗剩,凌空躍起,手中光芒一道,再取孟屠光的腦袋。

“撲!”

孟屠光左腳一掃,一道水珠向五尺男子罩了過去,后者微微瞇眼任由水準打在身上,保持前沖態勢攻向孟屠光,就在這時,孟屠光手里閃出一個銀鈴,不緊不慢的搖晃了五下,隨著鈴聲的傳出,五尺男子身軀一震,像是折斷翅膀的鳥兒摔倒。

“轟!”

五尺男子砸入小溪,濺起一大篷水花,還沒等他直立起身軀,鈴聲又刺耳的響起,五尺男子頓感肝腸如絞,胸口如被千斤重錘擊中一般,忍不住地吐出一口鮮血,他的臉色變得難看,他知道,自己中了蠱毒,可自己做好了防范措施,怎會中了蠱毒呢?

他知道自己下毒傷不了苗王和百狗剩,可孟屠光也沒有機會傷到他啊,蠱毒雖然神秘莫測,但是并非不可捉摸,施蠱之人畢竟還要通過介質中蠱,介質有水、有空氣、有食物、不一而足,還要經過一點時間沉淀,布下的蠱毒方能在人的身上發作。

在顯身見到苗王的時候,他就已經注意著后者每一個細節,聲音、光線、言行舉止,可都沒有見到太多端倪,五尺男子自信苗王就算打個噴嚏都會被他看到眼中,可自己莫名其妙地中了蠱毒還是渾然不知,這種恐怖之感可想而知,當下喝出一聲:

“苗王!”

五尺男子吐血喊叫地凄厲彷徨:“你下毒?”

孟屠光臉上沒有太多情緒起伏,手中鈴鐺也沒有停下,輕輕搖晃了五下,五尺男子又是撲地一聲吐口鮮血,身子搖搖欲墜,連刀都掉落在水里,孟屠光掃過他一眼,輕嘆一聲:“天縱,我看最多搖三次,你就會七竅流血,再也沒有半點生機。”

五尺男子咬著染血嘴唇:“我想知道,你什么時候下的毒……”

孟屠光很平靜的回應:“煙斗、、、、”

“如此!”

五尺男子恍然大悟的點點頭,似乎想起了那一根該死的煙斗,他知道苗王抽煙斗抽了幾十年,卻怎么都沒想到他會在自己的煙斗下毒,然后借助煙霧施放出來,手段很高明,但也很冒險,從自己嘴里出來的毒素,怎么都會殘留,這有點自殘了。

“苗王,你是真想我死啊!”

話音未落,人已凌空而起,十指如勾,兇神惡煞地向苗王腦袋抓過去,他已經知道,單憑下毒,他永遠不是苗王地對手,很多事情,總有失敗了才會知道錯誤,很多事情,也是經歷過了才知道后悔。如果再重來一次的話,他當然有更好的選擇。

只可惜,事情永遠不會再重來一次!

好在他還有一點苗王不能及,那就是他身手高強體格強壯,而苗王卻只早就老態龍鐘,就算死,他也要和孟屠光一塊死,他自始至終沒有起過求饒的念頭,因為他很清楚孟屠光的性格,是不會給背叛的人活命機會,而且自己也不會茍且偷生。

“嘩啦!”

五尺男子躍起那一刻,水花隨之濺起不少,他從躍起到苗王身前,宛若流星,只是他全部精力集中在孟屠光身上的時候,卻忽略了一個人,恰好趕到的百狗剩在五尺男子凌空而起時,毫不猶豫的爆射過去,雙手一錯,對著他的側面狠狠擊出。

百狗剩早已經看出來,孟屠光的身手不如五尺男子,手段雖然霸道,可是魚死網破之際,依然會充滿巨大危險,可他只是剛沖到五尺男子身邊,就聽到鈴鐺無情的響起,百狗剩雙掌不受絲毫阻滯,五尺男子卻臉色連變,先紅,再白,最后變黑。

他的身軀也停滯下來,再度轟的一聲跌向水里,百狗剩雙掌慣性沖出,狠狠撞在五尺男子的腰眼,苗天縱頓時跌飛出去,重重摔入水里,或許是力道過大的緣故,軀體沉入溪水兩秒就翻轉出來,沖到旁邊的百狗剩正要再下毒手,卻見他雙眼暴突。

七竅流血。

死了!

百狗剩見到他這種癥狀馬上作出判斷,接著一手抓住他的腳踝,向岸邊石頭狠狠扔了過去,正如他所料,砸在岸邊石頭的五尺男子沒有半點反應,翻滾兩下就倒在溪邊不動,百狗剩呼出一口長氣,他知道自己出手有點多余了,孟屠光有足夠實力對付。

他扭頭望向孟屠光:“苗王,你沒事吧?”

孟屠光把鈴鐺收好,輕嘆一聲:“沒事!”

百狗剩露出一抹恭敬和嘆服:“苗王手段,果然霸道。”

孟屠光沒有直接回應百狗剩的話,只是緩緩從溪水中走出,隨后解下自己的外衣,動作輕緩披在五尺男子的頭上,臉上有著一抹惆悵:“我情愿自己是一個老糊涂,一個對人毫無威脅毫無價值的老糊涂,這樣,我就不用親手殺了苗天縱、、、”

說到這里,他老眼含淚,帶著說不出的傷心。

百狗剩嘴角微微牽動一下,想到孟屠光收留五尺男子這么多年,還一手把后者扶持起來,兩人感情肯定不會太淺,如今親手送他上路,心中難免凄然,冷風徐徐吹了過來,掠起苗王的衣衫,也飄散老人幾滴眼淚,百狗剩知道老人真的傷了心:

“苗王,節哀順變,死一人,救萬人,功德無量!”

“時間不多了、、、回澳門救人吧、、、不會再有人侵犯百花門!”

孟屠光腳步蹣跚走向廢墟,嘶啞聲音傳入百狗剩耳中:“希望苗疆從此太平!”

百狗剩挺直身軀,一字一句回應:“一定太平!”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后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目錄
cs模拟真人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