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代天驕 角色番外:如煙如夢

手機用戶請訪問:手機網m.bctshu.com

角色番外:如煙如夢

春天來了,清晨的陽光有著無比地純靜、溫柔。

青草在露珠地潤澤下,綠的閃亮,漫山遍野開滿了各式各樣地鮮花,因為官方在環保方面采取了一系列措施,京城的空氣連續三個月清新明媚,護城河的水也晶瑩明亮,仿佛一條長長的玉帶緩緩向東,遠遠看去,環繞的八寶山就如人間仙景。

趙恒、北如逸和北將軍此刻就站在八寶山的北系墓園,不知是什么原因,最新一排的墓碑都沒有刻字,都是空白的,其中包括為北如來的衣冠冢,一個個石碑就如一個個挺拔身影,看著世間繁華的變遷,見證著歲月的風雨,保持著永恒的沉默。

趙恒今天推掉三個會議四批應酬,甚至葉師師的產檢都讓越小小代陪,目的就是來這里給北如來上一炷香,如今華國局勢穩定人民安居樂業,他、西門慶、南念佛和北如逸等人都有了炙手可熱的榮貴,而北如來卻化成一杯黃土躺在北家墓園。

趙恒心里有著感慨,有著愧疚,盡管北如來死的可歌可泣死的千古留名,可趙恒總感覺對不起他,也為北如來感到可惜,在趙恒的心里,一切虛名都不如活著來的實際,只可惜人死不能復生,趙恒再怎么遺憾,北如來也不會冒出來稱兄道弟。

不過他會全力庇護北家一脈,照顧好北家姐妹。

“如來,又過年了,可惜你我兄妹不能再聚一起了!”

在趙恒腦海中轉動著念頭時,三鞠躬的北如逸紅唇輕啟,向擦凈的修長墓碑低聲一句,也不知道是失去才知道可貴,還是這些日子沉淀帶來的改變,北如逸不再跟以前一樣冷如寒霜,臉上多了一絲疼惜跟柔和:“希望你在九泉之下能夠開心。”

她的感傷讓旁邊的北將軍眼睛微紅,隨后又輕聲補充一句:“對了,你的侄子已經出世了,大胖小子,笑容幾乎跟你小時候一樣,很燦爛,卻帶著一抹邪魅,鼻子也跟你一樣高挺,待來年清明,我帶他和姐姐過來給你掃墓,讓你看看是否相似!”

北如逸的眼睛也多了一聲晶瑩:“哥哥,如煙姐姐要照顧孩子,加上路途遙遠,所以今天不能過來給你拜祭,希望你多多包涵,姐姐說昔日沒有照顧好你,還做了不少讓你失望的事,不求你原諒當初瘋狂的她,只希望能讓她說一聲對不起。”

“她以前覺得你是紈绔子弟,現在才知道自己認知何等膚淺!”

“你是一等一的烈士,英雄!”

北如逸一拉趙恒的手掌:“你和趙恒改變了她!”

在北將軍的人生中,有兩個人狠狠沖擊過北如煙的心靈,第一個就是喜歡她的趙恒,她昔日一直覺得趙恒是草根,明面上客客氣氣,但骨子里只把他當成一枚棋子,畢竟山村小子上不得臺面,結果卻是趙恒站在華國權力巔峰,而她變得微不足道。

這一份戲劇性的轉變和結局,讓北如煙心里至今有著一抹糾結,她不知道自己錯在哪里,只能把彼此的成王敗寇歸咎于老天不公;除了趙恒震撼過她的心靈之外,還有就是弟弟北如來的改變,她從小就覺得弟弟難成大器,再怎么鍍金也是一個花瓶。

可沒想到,華俄邊境一戰,北如來三個字不僅響徹華軍每個連隊,還贏得老毛子的無比尊重,邊境還有老毛子立下的一塊石碑,上面不僅客觀地描述了當初一戰,還給予死戰到底的北如來崇高評價,認為他是一個合格軍人,鐵骨錚錚讓人嘆服。

土包子成了總統,軟骨頭成了英雄,北如煙心里怎能不感慨?

“如逸,放心吧,如來會安息的!”

趙恒輕輕一握女人的手心:“歷史也會銘記他的名字!”

北如逸欣慰一笑,隨后望著石碑開口:“哥哥,今天拜祭,妹妹為你舞上一曲,希望能給你帶去一抹歡悅!”

說完之后,她就退后三米,扭腰,舉手、投足,在趙恒和北將軍的訝然目光中,剛才上山之前,讓北將軍重金買來的各色花朵,便隨著北如逸這一舉手、一投足,紛紛而起,隨著北如逸的翩翩舞姿,而在空中旋飛著,空氣中流溢著淡淡的花香。

“錚”“錚”“錚”、、、、、、

這是北如逸第一次跳舞,趙恒眼里劃過一絲驚訝,隨后拿過北如逸的寶劍,手指有節奏的敲擊,利劍發出輕吟之聲,與北如逸的歌舞相和,與吹拂過來的微風相和,與天地間的節奏相和,所有的青草樹木,都仿佛隨著北如逸的曼妙身姿而搖擺。

她的每一揮袖,都如天上飛卷的流云,寄載著有過的繁華。

在陽光的照射下,北如逸看上去就如晶瑩的水滴,那種空山靈雨般的美麗,超出了世間言辭形容的范疇,趙恒想起了陸家莊時的北如煙,想起了名畫一樣展開風姿的女人,眼神微微恍惚,他對北如煙已經沒有感情,只是想起昔日依然唏噓不已。

“這丫頭什么時候學會跳舞的?”

趙恒向北將軍問出一句:“印象中,她是一個女漢子啊!”

北將軍意味深長一笑:“人,總是會變的!”

趙恒聞言微微一怔,隨后嘆息一聲:“是啊,人確實會變!”別說北如逸他們了,就是他比起三年前也多了幾分圓滑世故,棱角分明變成心機內斂,有點累,可卻是成長的階段,他放下手中的寶劍,向北將軍問出一句:“北老身體還好嗎?”

“他很好!”

北將軍聽到北老兩字多了一抹恭敬,隨即輕聲回應趙恒:“早睡早起,讀書看報,每天吃四頓飯,練三十個毛筆字,還繞秦城監獄跑一圈,我上周跟北小姐去探望過他,雖然體重沒怎么增加,但身上疾病已經少了很多,臉色也多了兩分紅潤!”

趙恒喃喃自語:“看來他是放下了!”

“北老讓我帶給你一句話,他很喜歡現在的生活!”

北將軍知道趙恒的意思,咬著嘴唇補充一句:“他謝謝你對北家的扶持,也謝謝你讓他留在秦城監獄,讓他跟家人可以常常團聚,現在有吃有穿,家人關懷,北系依然延續,還看過外孫,夫復無求了,如你和如逸大婚時,能給他送去一杯喜酒、、”

“人生徹底無憾!”

趙恒點點頭:“告訴北老,結婚那天,不止一杯喜酒,我們去監獄接受他的祝福!”

北將軍眼睛大亮,一臉欣喜:“謝謝恒少!”

看著還在翩翩起舞的北如逸,趙恒的腦海中又劃過北如煙的影子,再度向北將軍輕聲問道:“她怎樣了?”

北將軍眼睛多了一抹迷惘,良久之后回應:“應該也很好!”

趙恒莫名吐出一句:“不知她怎樣了?”

千里之外的疆城,九大山陵之首,山腰有一間寂寞的小屋,一個寂寞的女人。

為了能夠更好的照顧父親,也為了父親能夠振作起來,杜雅琪從繁華京城來到邊境疆城,在距離皇陵入口三百米的地方搭建了一間屋子,她的生活寂寞而艱苦,每天給母親上香和父親送飯,可是她并不怨天也不恨人,因為她心安,她盡著女兒的本分。

她還拒絕本地官員或者趙恒他們的幫助,用自己積蓄和雙手去維持生活,她像是一朵蓮花綻放著自己,這種孤獨平淡的日子讓她并不快樂,可是她已經學會了忍受,學會了堅強,生命中本來就有許多不如意的事情,無論是誰都應該學會去忍受。

現在一天又已將過去,很平淡的一天,只是她知道距離除夕又近了一天。

昔日京城的繁華,今日的山陵孤寂,去年的歡聚一堂,今年的家破人亡,鮮明對比,杜雅琪每次想到都難免掠過一抹苦楚,只是很快又恢復平靜去面對,屋子的管道被堵塞了,一時半會找不到人修理,她只能提著一桶衣服,走到一條兩米寬的小溪。

她今天一定要洗完這一桶衣服,杜家多年的習慣,換下的衣服不能堆著過除夕。

杜雅琪還尋思著洗完這一桶衣服,就上山去找陵墓中的父親,希望他明天跟自己一起過節,溫暖父親也是慰籍自己,如果父親愿意從墓地出來過年,她下午就下山去購買食材,明天炒幾個菜,再燙一壺竹葉青,讓父親可以對生活多一點希望。

杜雅琪的衣襟戴著一串小小的紅色珠花,這就是母親留給她的唯一飾物,溪水清澈,衣服展開,有著別樣的明凈,她低頭怔怔看著這一片蔚藍,忽然看見清澈的溪水中倒映出一個人,一個孤獨的人,一雙孤獨的眼睛,還有一把孤獨的刀。

杜雅琪的心開始跳,抬起頭,看見一張熟悉的臉。

她的心又幾乎立刻要停止跳動,晶瑩剔透的眼淚,在眼眶中不斷堆積。

他們就這樣互相默默地凝視著,很久都沒有開口,幸福就像是鮮花一般在他們的凝視中開放。

此時此刻,世上還有什么言語能表達出他們的幸福和快樂?

“你來了?”

“來了!”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后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目錄
cs模拟真人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