牧神記 第一六七零章 龍虓天尊之死

手機用戶請訪問:手機網m.bctshu.com

商平隱身邊,神武二衛已經十不存三!

這幾年,他率領神武二衛邊戰邊退,然而延康盡管只派來幽溟太子和龍麒麟二人,但龍麒麟便是公認的第一天師龍山散人,操控琉璃青天幢。

龍山散人僅憑孟云歸所剩不多的羽化營神兵神將,便將神武二衛這兩支天下最頂尖的神魔大軍殺得丟盔棄甲,死傷慘重!

更為可怕的是,龍山散人在陣法之道的運用上,已經超越當年不知凡幾。

而今無論是天庭的陣法還是延康的陣法,比起六十萬年前都進步了不知多少,琉璃青天幢大陣早就被岳亭歌破去,然后又被孟云歸破去,早就不是天下第一陣法。

但龍山散人歸來,將琉璃青天幢中的各種陣勢改良,變得更加精妙,讓商平隱的研究全然無用!

在第一場戰役爆發時,神武二衛和商平隱便已經被擊敗,商平隱窮盡智慧,一心想要擊敗龍山散人,重拾信心,然而那場大敗,導致神武二衛一下子在琉璃青天大陣中折損了兩成!

神武二衛任何一衛挑出來,其實力都可以比得上修成十八座天宮的帝座強者,而十八座天宮的帝座強者,則是成為天尊的底線!

——當然,這個底線是從前的十天尊,并非是而今的十天尊。自從昊天帝登基,天尊的底線便被拉低到八座天宮了。

自這一戰之后,商平隱道心中的心魔再度發作。

他帶領神武二衛的殘部在南天的一座座諸天中逃竄,龍麒麟率領孟云歸和羽化營窮追猛打,雙方時不時爆發一場場小規模戰役。

商平隱不敢與龍山散人正面抗衡,逃亡途中不斷分出一支送死小隊,主動讓羽化營蠶食,換來自己和主力逃命的機會。

不僅如此,他還征調南天一座座諸天中的神兵神將,將這些南天的半神和神人聚攏起來,組成一支支新軍,百萬神魔,與龍山散人正面決戰。

然而,迎接他的還是戰敗!

他倉促之間組織起來的神魔大軍看起來數量極多,但一觸即潰,沒有多少戰力。

就這樣,幾年時間,神武二衛便被打得只剩下兩成多,讓他只得在南天的一個個諸天中逃竄,燒殺搶掠。

但是這一日,第三天師白玉瓊和北天王翼羅,終于率領大軍來到了南天。

大軍會師,翼羅和白玉瓊看著已經白發蒼蒼垂垂老矣的商平隱,心中既是憐憫又是駭然,短短幾年時間,商平隱便像是一個半個身子進入棺材的老者,可見龍山散人對他的打擊有多狠!

“龍山散人,其實是牧天尊的坐騎龍丕。”

翼羅道:“其人早年跟隨牧天尊回到六十萬年前,恰逢天庭分裂,因此成名。琉璃青天幢隨他一起消失,六十萬年后牧天尊崛起,琉璃青天幢再現,便已經證實了這一點。這次前來支援商天師,太極天尊授我錦囊,可破龍山散人。”

商平隱木木呆呆,眼珠子艱難轉動一下:“錦囊?”

白玉瓊則是微微蹙眉,太極古神給翼羅錦囊一事她竟然一點風聲也沒有聽到,不能不讓她有所警覺。

翼羅打開錦囊,只見錦囊中是一張紙條,紙條上只寫著六個字。

“龍丕,龍虓義子!”

翼羅恍然大悟,笑道:“太極天尊還是神機妙算,有了這錦囊,可以對付龍山散人了。”

商平隱道心已毀,實在不堪,翼羅當即把神武二衛的余部收編到自己的陣營之中,向白玉瓊道:“天師,陛下命我們前來,帶來了祖庭南天門,此門一出,可力壓琉璃青天幢和敵軍。我方有八百萬神魔,敵軍只有十多萬。龍山散人在琉璃青天幢被克制的情況下,必然會提升兵力。”

白玉瓊會意,道:“翼羅天王的意思是,龍山散人想要提升自己的兵力,便只能召喚獸界的太古巨獸。”

翼羅笑道:“龍山散人召喚太古巨獸,填充到琉璃青天幢中,借巨獸之力來對抗我們的八百萬大軍。這些巨獸,也是要布陣的,巨獸的智慧不高,須得人獸混雜才方便他將琉璃青天幢的陣法威力催發到極致。”

白玉瓊對他的計策了如指掌,道:“然后,天王便召喚獸界的龍虓天尊!龍虓天尊見他義子與天庭為敵,必然動怒,把龍山散人和獸界的巨獸召回。如此一來,琉璃青天幢的陣法中只剩下孟云歸和羽化營的那些神魔。巨獸離開,他們原來維系的陣法便會立刻崩潰瓦解!”

翼羅哈哈大笑:“如此一來,一戰可平孟云歸!白天師,你精通各種陣法,我遠不如你,因此需要你來調度我大軍的各種陣勢,逼迫龍山散人召喚獸界巨獸!”

白玉瓊肅然道:“我定當全力施為!”

兩人定下計策,白玉瓊下令神魔大軍出城,心中卻有些遲疑。

她并不想看著孟云歸就這樣殞命,翼羅天王定下的計策極為毒辣,僅憑孟云歸的那點兵力無法對抗天庭的大軍,想要對抗,唯有召喚獸界太古巨獸。

然而龍虓天尊只要召回獸界巨獸和龍麒麟,便會給孟云歸來個釜底抽薪,琉璃青天幢內的陣法一盤散沙不堪一擊!

迎接孟云歸的,不僅僅是他的死亡,同樣也是全軍覆滅的下場,所有羽化營的將士都將與他一起陪葬!

她與孟云歸,是知交,也是至交。

兩人同為人族,同為天庭天師,相互扶持,孟云歸曾經幫助她對抗陰天子。看著孟云歸死在她的面前,她于心不忍。

“然而翼羅天王就在我身后,掌控南天門,我稍有異動,必死無疑。”

白玉瓊內心掙扎:“孟師兄,你為何要在這個節骨眼上造反?你是如此狡猾如此謹慎的一個人,為何偏偏要這個時候造反……”

對面,龍麒麟在白玉瓊和翼羅率兵到來之時,便已經做好準備,隨時準備召喚獸界的太古巨獸。

他是龍虓義子,獸界的少主人,經營獸界很多年,麾下有著數之不盡的巨獸。

他也有雄心壯志,有為延康分憂解難的想法。

他想把南天化作一個牽制天庭大軍的戰場!

獸界的大軍,便是他的本錢。

要做到這一步,便是盡可能的將天庭更多的神魔大軍拖在南天,迫使南天變成天庭的一個無法舍棄的地方,以至于天庭不得不源源不斷的派來更多的兵力!

這樣便可以減少延康的壓力。

龍麒麟隨著秦牧修行多年,又被秦牧放出去歷練,他已經成長成為一個合格的將領。

他名義上雖然是有著天下第一天師美譽的龍山散人,但是在行兵布陣上還是不如商平隱,這幾年都是孟云歸在暗中幫助他操控琉璃青天幢的陣法變化,短短幾年時間讓他飛速成長起來,對于各種戰陣的運用可謂是存乎一心,與天師的差距越來越小。

但是,當他召喚獸界的太古巨獸之時,一切都已經注定。

為翼羅出謀劃策的是太極古神,這兩位古神的智慧極高,以有心算無心,注定了龍麒麟的這場敗局!

白玉瓊一聲令下,天庭大軍涌出,龍麒麟立刻召喚太古巨獸,南天的天空撕裂,一頭頭巨獸從天而降,進入琉璃青天幢布下的二十八重諸天!

孟云歸和幽溟太子立刻幫助他分散獸界的太古巨獸,進入二十八諸天中的一重重陣法,有獸界相助,那么這一戰他們便絕不會輸!

兩軍碰撞的一剎那,血肉橫飛,哪怕是平日里高高在上的神魔,在這一刻也不過是戰場的洪流中微不足道的螻蟻,碰撞的一瞬間,便有不知多少神魔死亡!

就在此時,突然,天空裂開,一顆巨大的龍首從裂縫中探出,目如熊熊燃燒的太陽,散發出驚人的熱力,將浩瀚無垠的戰場照耀得通透!

翼羅天王仰頭,冷笑道:“龍虓天尊,你也準備造反作亂嗎?”

那顆巨大的龍首正是龍虓,面色陰沉,目光照耀之處,頓時琉璃青天幢中無數太古巨獸身不由己飛起,一個個相繼沒入天空的裂縫之中,被他強行拉回獸界!

龍麒麟心中既是震怒,又是悲哀,抬頭厲聲道:“義父——”

唰——

龍虓的目光照耀而來,龍麒麟奮力抵抗,但還是在光芒中飛升,沒入獸界。

龍麒麟掙扎不脫,回頭看向孟云歸和幽溟太子,高聲叫道:“活下來!等我回來!一定要活下來——”

天空的裂縫閉合,龍麒麟身影消失。

“我義子擅自出兵,我會嚴加約束。”龍虓的聲音炸響,隨即巨大的頭顱也自縮回獸界。

翼羅天王哈哈一笑,大步出城,抬頭看去,只見琉璃青天幢中無數陣法頓時失控,沒有了獸界太古巨獸的駕馭,各種陣法運轉不靈!

天庭神魔大軍殺入青天幢的二十八諸天之中,頓時羽化營將士血肉橫飛!

幽溟太子和孟云歸經此劇變,自知敗局已定,二人元神出竅,各種神通揮灑,拼死一戰,護著數千羽化營將士奮力殺出重圍,試圖突破琉璃青天幢,逃到外界!

幽溟太子抓起青天幢的玉柱,便要收回琉璃青天幢的二十八諸天,帶走這件至寶。就在此時,翼羅天王催動祖庭南天門,兩座山脈之間,火力熊熊,道韻彌漫,南天門鎮壓下來,壓得幽冥太子肉身中傳來噼里啪啦的爆響。

他怒吼一聲,將自己所有力量提升到極致,龜蛇元神飛舞,大道霞光彌漫,然而還是不能拔起青天幢。

他還在奮力往上拔,突然孟云歸飛來,拉起他飛身而去:“北帝太子,再不走便再也走不掉了!”

他們剛剛離開,翼羅天王雙翼一剪,剪了個空。

翼羅天王落地,無數大軍從他兩側殺出,結陣向羽化營殘部殺去。

翼羅天王回頭,看向白玉瓊,淡淡道:“白天師,你的陣法雖然不如孟云歸,但也不至于有這么大的漏洞吧?竟然讓孟云歸與亂黨逃了出去!”

白玉瓊上前,道:“孟云歸的造詣遠在我之上,商天師尚且敗在他的手中,更何況我?好在這一局,我們已經必勝!”

翼羅天王沒有追究,收起青天幢和南天門,銜尾追殺孟云歸和幽溟太子,道:“白天師,你是聰明人,應當知道大勢在哪一邊。大勢所趨,一切阻擋者,都將會被滾滾大勢碾得粉身碎骨!孟云歸,就是此例!”

白玉瓊默不作聲,跟上他的腳步。

她一道道命令傳達下去,變化陣法,對孟云歸殘部圍追堵截。

獸界,龍虓天尊的天宮之中。

噗通!

龍麒麟跪地,磕頭如蒜,淚落如雨:“義父為何要召回我們?義父,你違背了與教主的誓言啊——”

“夠了!”

龍嘯天尊坐在凌霄寶殿的帝座上,九張面孔陰沉,喝道:“丕,為父是在救你!你看不出天下大勢嗎?昊天帝,背后有祖庭玉京城的支持,大勢所趨,無論延康還是無憂鄉,都將會被碾得粉身碎骨,不復存在!就算是你所謂的秦教主,牧天尊,在這種大勢面前也是不堪一擊!你差點陷我獸界于毀滅之中!”

龍麒麟以頭搶地,磕得地面上都是鮮血,眼中淚水化作血水,大哭道:“義父,我不想看你死啊,你斗不過教主!你若是與教主一心,現在速速出兵南天,還有活路……”

龍虓天尊大怒,從帝座上起身,厲聲道:“龍丕,你昏頭了!我投靠牧天尊有什么好處?他能許我天尊之位?還是能給我無盡歲月的榮華富貴?他給不了我任何東西!而昊天帝已經封我為十天尊!獸界莫大的權勢,悉數掌控在我手中!他牧天尊若是成事,將來獸界的權力還在我手中嗎?”

他一聲令下,幾尊獸界強者上前,將龍麒麟控制住。

“給我將太子丕關押起來,讓他好生想一想!”

龍虓天尊拂袖:“待到此戰塵埃落定,再將他放出來!”

龍麒麟被拖了出去,大哭道:“義父,你忘記了你與教主簽訂的小土伯之約了嗎?你違背誓言,會死的!你斗不過教主!義父,不要折損了自己性命!”

龍虓勃然動怒,一聲暴喝,龍麒麟耳朵里的一個小東西滾落下來,正是牛首虎面人身牛尾的小小土伯。

龍虓指著小小土伯氣道:“你說的小土伯之約,便是他嗎?牧天尊戲耍我,你也戲耍我!”

他拎起小小土伯,丟到龍麒麟懷里:“給我將他鎖住了,不能讓他再出來胡作非為!”

當啷。

龍麒麟被關押在神識囚籠中,那幾頭巨獸中的強者守在囚籠外,神識將囚籠封鎖。

過了不久,龍麒麟的幾個兒女也被丟了進來,應該是龍虓擔心他們會偷偷下界給秦牧送信。

龍麒麟面如死灰,小小土伯從他懷里爬了起來,面色嚴肅的看著他。

龍麒麟躲開他的目光。

“哞。”小小土伯很是嚴肅的對他說道。

龍麒麟眼淚止不住落下:“我知道了,只是我不想義父就這樣死了……”

“哞!”

小小土伯更加嚴肅,張口吐出一卷契約之書。

龍麒麟抬了抬手,想要止住它,又縮了回去。

這契約之書,是秦牧與龍虓所定下的契約,約定龍虓不得背叛,否則將會被小土伯收走靈魂。

這里的小土伯,并非是小小土伯,而是秦鳳青。

小小土伯抬起蹄子,艱難的展開契約之書,龍麒麟的兩個兒女急忙上前,幫他把契約書展開。

小小土伯開口,讀著契約書上的文字。

龍麒麟閉上眼睛,眼中止不住有眼淚落下。

他知道,小小土伯口中的契約之書,便是龍虓的催命符。等到小小土伯讀完這契約之書,秦鳳青便會降臨了。

這是秦牧針對龍虓的后手。

龍麒麟雖然知道,卻不能阻攔。

“吾身所立,即是幽都!”

小小土伯口吐幽都道語,身形旋轉,一片只有四尺見方的小小幽都出現在獸界的神識囚籠中。這片幽都,與元界幽都連在一起。

————一不留神,這一章寫了快五千字……算是大章了吧?可以求月票嗎?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后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目錄
cs模拟真人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