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巫師 第1346章 結束了

手機用戶請訪問:手機網m.bctshu.com

请认准本站域名:www.bctbook.com,其他域名都是非法链接!
灰霧豎眉,望向李察出聲:“你現在做的,不就是你曾經施展過多次的手段么,再來一次,就是你的解決方法?”

“其實,這方法和之前雖然相似,但并不完全一樣。{零點書院}”李察一邊繼續制造空氣墻,一邊和灰霧對話,表情看上去輕松很多,侃侃而談道:“你知道么,從很久之前,我就在考慮一件事,那就是怎么對付像你這樣的人最簡單。

所謂‘像你這樣的人’,是指如你這樣能不斷復活、不斷糾纏、讓人不勝其煩的存在。這算是真理會很強的一個地方,通過這種能力,讓成員得以潛伏在暗處,不懼犧牲的完成眾多任務。

這對于真理會內部成員,自然是好的,但如果是對我這種真理會的敵人來說,就有些頭疼了。說句冒犯的話,你們這種怎么殺、都殺不死的手段,簡直像下水道的蟑螂,讓人忍不住的厭惡。哪怕我現在已經掌握了不少解決這情況的小手段,比如預言系能力、毀掉靈魂等,但依舊無法從根本上解決。

現在的你就是一個例子,讓我用盡了所有手段,都殺不死,反倒是把自己陷入不妙境地,真的有些無奈。那怎么辦呢?我一直思索,后來有了一個思路。

對付像你們這樣很難殺死的人,不應該是想盡辦法徹底殺死——這樣是進入了你們的陷阱,和你們的長處做對——理智一點,應該是果斷遠離你們。就像租住進一個滿是蟑螂、怎么清理都清理不掉的房子,理智選擇,不是絞盡腦汁的找原因,而是換個新地方租住。

我之前聽過一段話,也比較符合這情況:如何去懲罰那些討厭的、惡心自己的人?最正確的方法,不是攻擊他們、駁斥他們、或者感化他們,那只能是浪費自己的時間、精力和心情。最應該做的,是自己不斷努力,爭取離開他們,去更好的地方生活。離得越遠越好,那么這些人對于你來說,和死了幾乎沒有多少區別。”

灰霧像是有點沒有聽明白,疑惑的看著李察:“你的意思是,你要離開?難道你是準備,用手段暫時控制住我,然后趁機逃跑?”

“不是。”李察道,“離開是相對的,我離開自然是一種方式,但我現在不能離開這戰場。否則我的諾言無法實現,跟隨軍隊好幾個月的努力都白費了,將無法得到想要得到的東西。而我不離開,就只好請你離開了。當然,我知道,你也絕對不會自愿離開,所以我送你離開。”

“送我離開?怎么送?”灰霧還是疑惑,“我只看到,你在努力的控制我的活動范圍。”

李察聽了,眨了眨眼睛,沒有繼續解釋。而是一邊繼續凝聚空氣墻,一邊突然開啟了一個完全不相關的話題。

“你知道么,之前我得到過索瑪聯盟皇家圖書館的一些資料,其中有記載的古代文明流傳下來的殘缺法術。其中有一個法術,雖然只有只言片語,但卻讓我頗感興趣。

那是一個目前完全失傳的空間法術,準確分類,應該是空間大類傳送系的放逐術,只要施展成功,可以把任意一個對象直接流放到異空間,除了不能得到親自手刃對方的快感外,其實和殺死并沒有多少區別。”

聽到這里,灰霧臉色突然產生有些微妙的變化,試圖破壞空氣墻的動作陡然快起來,但因為有著血能超凡因子束縛,遠遠比不上李察制造的快,于是一個細長的錐形建筑臻于完成。

和之前的金字塔相比,這建筑更加細長,像是砸扁的金字塔。

準確形容的話,那就是一根釘子。

對,釘子。

“釘子”的“頂帽”朝下,“釘尖”朝上,灰霧就被九個血色能量柱封在“釘子”內部,他努力想擊穿釘子璧脫離,卻不得。

“如果有可能的話,我是想要學習一下放逐術的。”李察對著灰霧道,“但因為傳承斷掉,這幾乎不能成功。不過……就像我說的,不要被想象力束縛,所以不能學會和古代文明一樣的放逐術,卻并不影響我創造出自己的放逐術。

我自己的這個放逐術,和原版相比,要笨拙得多、費事得多,甚至方式都不一樣了,稱之為物理放逐更貼切。但話說回來,只要效果實現了,也沒有什么大不了的,是吧?”

李察看著“釘子”中的灰霧,微笑著道。

“釘子”內的灰霧臉色變得有些難看。

“說真的,一開始我想出手的時候,就想用這手段解決掉你了——干脆而省事。”李察道,“不過么,你可以不斷復生的能力,非常讓我好奇,讓我忍不住想研究一下,想要試試你的復活極限在哪里,結果導致了尷尬的結果,這算是我玩過火了。

其實,我能肯定,你的復活必定有所限制、有所代價,不然你何必要一次次的被殺后再復活——自己自殺一百次,解開一百道封印,變成無敵存在,想殺誰就殺誰,豈不更好?

甚至,我已經有了繼續對付你的幾個思路,比如不殺死你,而是把你盡量變虛弱,然后試著封印。又或者拿出所有核武器來……但這些思路,并不能保證完全成功,存在一些風險,而且也太消耗時間了。

我出手是要幫人忙的,還是干脆利索點好,所以我最終放棄戰斗,選擇放逐你。接下來,我會讓你開啟一段美妙旅程,希望你能開心。”

灰霧聽完這話,臉色已經徹底變了,眼睛瞪圓,張嘴就要說什么。

但李察沒給機會。

“啪!”

李察重重一拍“釘子”,整個釘子形狀的風能超凡因子建筑完全合攏,斷絕內外聯系。聲音被阻斷,只能看到灰霧的嘴唇在動,動著動著灰霧停下來,盯著李察,像是要吃人似的。

李察望著灰霧,卻是微微一笑,輕聲道:“準備好了么,那么我……送你上天。”

話落,李察腳下一踏,猛地騰起,雙手抓住長二十多米、直徑四五米的“釘子”,向上方送去。他的身體,連同“釘子”越來越快、越來越高……

戰場中的人不由得抬頭仰視,表情一點點變呆滯。

不怪他們沒有見識,實在是他們完全沒有想到,還能這樣解決問題。

很快,李察連同“釘子”就到了幾百米的高空,灰霧在“釘子”內部還是試著瘋狂破壞,但九個血色能量柱把束縛強度發揮到最大,讓灰霧做任何動作都要抵抗九個不同方向的阻力。

此時灰霧像是想到了什么,瞪著釘子外面的李察,用口型喊道:“你的計劃不可能成功的!你封印我的這東西,不能自己飛行,除非你陪著我一起,不然根本不可能讓我飛到無盡的高空中迷失!”

“誰告訴你,這東西不能自己飛行?”李察讀懂了灰霧的話,在“釘子”外笑了,望著灰霧道,“你不記得了么,前不久你還說過,要挖出我身體中的四個古代巫師文明的造物,讓它們得到更合理的利用。

我想,既然你這么喜歡,不如就送給你吧。之前在地上沒有這么做,是怕有人出手阻攔,現在應該想阻攔,都來不及了。那么,請收好。”

話落,李察表情一正,低喝一聲,身體雙腕、雙肩部位爆出淡淡的血霧,明亮如光球的四座能量熔爐破出身體,懸停在周圍。

李察手一揮,四座能量熔爐猛地下墜,嵌在“釘子”下方、早就留好的位置。

“其實這才是我這放逐術的完整狀態,用風能超凡因子、血能超凡因子和能量熔爐聯合完成,從好幾個月前我就有些許想法了,不過到前不久才算真正實現。一直沒有找到合適的測試對象,你倒是算成全了我。”李察也不管灰霧能不能聽到,自言自語的出聲,最后道,“對了,我說過這個自創放逐術的名字嗎?沒有么,那好吧,我就告訴你,希望你能記住,它叫做……”

“釘入天空!”

“轟!”

隨著李察話落,四座就位的能量熔爐驟然一亮,向下釋放出數米長的焰尾,宛如火箭的引擎,推動“釘子”猛地加速,向著上方呼嘯升去。

只是幾個呼吸,“釘子”就突破了音障,刺破蔚藍天空,一直飛向無限宇宙。

李察清楚,“釘子”的主體在四座能量熔爐超負荷運作下,會越來越快,一直到達某個極限,擺脫星球引力,成功逃逸。

然后速度繼續增加,達到另一個極限,擺脫恒星引力,再次逃逸,進入真正的宇宙。

接下來,會持續進行沒有盡頭的飛行,哪怕超負荷的四座能量熔爐損壞,也會保持速度向前,而不是回頭。

總之一句話,沒有意外,灰霧將在浩瀚宇宙中徹底迷失。

在這過程中灰霧可以自殺,或者因為宇宙射線等原因死去,但改變不了什么,畢竟對方可以復活。而按照之前的經驗,對方復活的位置一定是前一次死亡的位置,所以對方永遠無法擺脫。哪怕能擺脫束縛,掙脫出“釘子”,想要回來,機率也接近為零。

對方的命運,就是化作宇宙中的一顆“星”。

那么,再見!

不,是永別!

李察向著頭頂天空揮了揮手,接著向地面緩緩降落去。

……

地面上、戰場中的聯盟人用炙熱的目光向李察望來,既有驚奇,又有敬佩。

青袍巫師松了口氣,停下了自己套護盾的動作。

四名魔裝騎士統領對視一眼,繃緊的肌肉松弛下去。

觀戰的索倫臉上露出一抹笑容,微微歪頭,看了一眼身后的影子問:“你想過這樣的方法,來解決敵人嗎?”

影子沒有回答,沉默了一會,融進索倫身體。

索倫表情一肅,下一刻抬起手猛地劈下——這是發起最后攻勢的信號。

“進攻!”

傳令兵看到后快速傳達命令,沒一會聯盟軍隊就向著剩下的真理會巫師發起了全面沖擊,把聚集在一起的真理會巫師分割成數塊,然后試著全殲。

真理會巫師自然不會束手就擒,灰霧被強制放逐,對他們沖擊力很大——他們想一下就能想到,這種方式真的比死亡更讓人畏懼——不過他們也清楚聯盟的人不會放過他們,在絕望的境地中,爆發出更強戰斗力,拼死反抗,一時之間竟然在局部還打出了小優勢,讓聯盟傷亡不小。

索倫看了微微皺起眉,青袍巫師、四名統領立刻接近出問題的區域,準備強力鎮壓。

這時,李察在緩慢降落中,接近了地面。

“刷!”

突然白光一閃,從被包圍的真理會巫師中沖出一道渾圓的身影,正是戈洛夫。

如果說灰霧被放逐,對在場的人誰沖擊最大,戈洛夫絕對能排進前三。他一直對灰霧信心十足,認為灰霧可以扭轉局面,讓聯盟得到一個慘重教訓,萬萬沒想到最后會產生戲劇性的結果。

人飛了?

這么強大的一個灰霧總管,剛剛還在這里,結果一轉眼就被人束縛住,送到無盡高空飛走了?

他不能接受,也不準備接受。

他不惜一切代價沖出包圍、沖向李察,想發泄自己的不甘和憤怒。

他思考的很清楚:李察的確厲害,不過和總管灰霧戰斗這么久,肯定有消耗和傷勢。最重要的是,他親眼看到,李察用四座能量熔爐把灰霧送走的。

他雖然不完全了解能量熔爐的底細,但能確定,能量熔爐一定對李察很重要——李察失去了能量熔爐,極可能戰斗力大減,甚至虛弱無比。

那么,真神如果能保佑,那么他的報復行動,沒準不是無意義的自殺,而會真的成功。

是的,會真的成功!

戈洛夫牙齒緊咬,視線中只剩下了李察,燃燒著生命接近、接近、再接近。

正要幫助同伴的青袍巫師、四名統領下意識停步看向李察,索倫也望向李察。其實戈洛夫想到的事情,他們也想到了,此時略有擔憂,思索著要不要救援。

但下一秒,無論是青袍巫師、四名統領、索倫還是戈洛夫,眼睛都猛地瞪大起來,接著瞳孔不受控制的為之一縮——那是源于強光的刺激。

他們驀然間發現,都想錯了。

是的,想錯了。

“刷!”

“刷!”

“刷!”

“刷!”

“刷!”

“刷!”

六道極亮的光,在李察體內猛地亮起,分別在雙肘、雙肋、雙腰部位。

光越來越亮,到最后如同六輪太陽。

不,比太陽更亮。

那是六座改進后的二代能量熔爐。

對,二代能量熔爐。

對于能量熔爐的改進計劃,李察早就有了,一些嘗試做,前不久終于成功,并在剛剛過去的夜里安裝完畢。

二代能量熔爐和一代能量熔爐相比,最大的特點就是擁有了初級的儲能功能,可以把平時產生的能量儲存起來,等到關鍵時刻爆發。雖然這儲存存在上限,但總是一個進步。至于更強大的功能,則需要等第三代、第四代能量熔爐實現。

除此外,二代能量熔爐體積沒有太大變化,不過由于采用了部分新材料,對身體的負擔降低了三成半多,得以在身體中安裝六座——但因為六座二代能量熔爐,或者四座一代能量熔爐都接近身體負擔極限,所以不能共同使用。

出于這個緣故,再加上二代能量熔爐沒有做大量的測試,剛才戰斗中,李察都是關閉二代能量熔爐,只用更熟悉的一代能量熔爐作戰。

等到一代能量熔爐送灰霧上天,完成使命,二代能量熔爐才終于有機會展示。

展示時刻!

“嗡嗡嗡!”

輕微的震動聲中,六座二代能量熔爐全功率運轉,越來越亮,讓李察整個身體都被光芒包裹。

之后李察望了一眼沖過來準備攻擊的戈洛夫,輕輕抬起了手。

“轟!”

聚集的能量,以水桶粗細的光束形式轟出,幾乎沒給戈洛夫任何反擊的機會,就命中身軀,然后直接貫穿,直接粉碎,直接死亡。

對,死的就這么快。

畢竟不是每一個真理會成員都是灰霧,不是每一個真理會成員都擁有超越四級巫師的力量。戈洛夫不過是一個巔峰的三級巫師,面對碾壓的攻擊,沒有任何生還的機會。

實際上,目前場中的任何人,面對李察都是差不多的結果。

李察身體上的光芒越來越濃郁,周圍空間都像是因為高能反應而扭曲,接著泛起水紋般的漣漪。一道道電弧在“漣漪”的盡頭出現,宛如湖里面的水蛇在扭曲、蜿蜒,偶爾接觸地面,頓時濺起大片火星。

此時李察整個人看去,宛如天神下凡一般——讓人又敬又畏。

李察懸浮著身體,目光掃視過所有還在抵抗的真理會成員,什么話都沒有說,但卻讓幾乎所有真理會成員打了個冷戰。

全場莫名安靜下來。

然后聽到李察輕聲道:“結束了。”

是的,結束了!

戰斗結束了,戰爭也結束了,一切都就此結束了。

……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后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目錄
cs模拟真人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