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穿越的道觀 第五百五十四章 蕭族長三顧道觀

手機用戶請訪問:手機網m.bctshu.com

请认准本站域名:www.bctbook.com,其他域名都是非法链接!
傍晚,霞光給一片寂靜的山林披上了一層瑰麗的金色。{零點書院}

突然,一片郁郁蔥蔥的樹叢一陣松動,走出來幾十個體格健碩的人。

為首的,是個滿臉風霜之色,身材高大,衣著氣質都不凡的中年人。

這人不是別人,正是一直苦苦尋找神秘煉藥師的蕭戰。

望著前方深邃的老林子,蕭戰嘆了口氣。

這次再找不到那位神秘煉藥師,只能放棄了。

突然,右側,上千步外傳來一陣輕微的腳步聲。

魔獸!

蕭戰眼中精光一閃,緊接著如同大鵬展翅一樣,騰飛了出去。

眨眼間,殺到魔獸所在的位置附近。

“獅山裂”

蕭戰一記玄階低級斗技,轟了出去。

斗技,分為天、地、玄、黃四等,依次減弱。

恐怖的沖擊,如同秋風掃落葉一樣撕碎了方圓上百平米的區域。

奇怪的是,沒有任何魔獸出現。

“魔獸呢?”

蕭戰眉頭一皺。

緊接著,他的目光落在百步之外一座樹葉堆上。

同一時間,樹葉堆一動,一個黑乎乎的手探了出來。

“是人”

蕭戰眉頭舒展開來。

嘩啦……隨著一陣細碎的樹葉破碎聲,一個身上背著牛皮弓箭袋,又黑又精瘦的年輕人戰戰兢兢的從一個捕獸坑里爬了出來。

“你是這一帶的獵人?”

蕭戰問。

“嗯”

年輕獵人老實的點頭。

“不好意思,小兄弟,我還以為是魔獸。”

蕭戰一臉歉意。

“沒事,沒事……”

年輕獵人連連擺手。

蕭戰從腰間解下一袋金幣,走到年輕獵戶面前,說:“這袋金幣賠給你。”

“我不要!你并沒有傷到我。”

年輕獵戶搖頭拒絕。

“拿著”

蕭戰把金幣硬塞給了年輕獵戶。

“這,我,好吧”

年輕獵戶想要拒絕,見蕭戰神色堅決,只好接受。

蕭戰錯過年輕獵戶,繼續往前而去。

“前面很危險”

年輕獵戶提醒。

蕭戰止住了腳步,回頭問:“怎么個危險法?”

“前面有座湖,湖里面有條大白魚,很兇,上次在湖邊洗臉的時候,我差點被它吃了”

年輕獵戶解釋。

當是什么呢。

蕭戰失笑,“一條魚而已,我還不放在眼里。”

年輕獵人這才想起眼前這個中年人的厲害,不好意思的撓了撓頭。

蕭戰卻是心中一動,“小兄弟,除了那大魚,最近幾個月,山里還發生過什么奇怪的事嘛?”

“奇怪的事?”

年輕獵戶歪頭作思考狀。

忽然,他拍了一下大腿說:“還真有,前段時間,我遠遠的看到一個人在山里挖藥材,好奇的靠近了一些,那人一閃就不見了。”

蕭戰壓抑著心中的激動,追問:“你還記得那個地方在哪里嗎?”

“當然記得”年輕獵人說完,就皺眉了,“不過要經過那條大魚所在的湖泊。”

“你帶我去,再送你一袋金幣”

蕭戰說道。

年輕獵人想了想,點頭道:“好,我帶你去”

這時,幾十個跟蕭戰一起來的蕭家護衛趕到。

年輕獵人見人這么多,更加安心了。

沒多久,一行人來到了湖泊附近。

“湖邊什么時候多了一座院子”

年輕獵戶愕然道。

“那位神秘的煉藥師一定住在這里”

蕭戰肯定道。

“什么,你說這里住著一位煉藥師?”

年輕獵戶滿臉的震驚。

“多謝你,這是你的酬金”

蕭戰又塞給了年輕獵人一袋金幣。

年輕獵戶這次沒有拒絕。

“貴人找到了要找的人,我也該走了。”

年輕獵人識趣的提出告辭。

蕭戰點點頭。

年輕獵人轉身,鉆進了樹叢之中。

蕭戰帶著一眾護衛來到院子的臺階下。

“你們留在外面”

蕭戰吩咐。

“是,族長”

一群人應道。

蕭戰整理了一番衣服,深吸一口氣,走上臺階,伸手對著門敲了一下。

轟!

一股巨大的反彈之力,把蕭戰彈飛了出去。

重重的摔倒在百米外的一片草叢里。

“族長”

“族長”

……

一群蕭家護衛大叫著沖向草叢。

還沒跟前,蕭戰就站了起來。

“奇怪,怎么一點都不痛啊”

蕭戰一臉費解的自語。

“族長,你沒事吧?”

“族長,你怎么樣?”

……

來到近前的護衛們關切的詢問。

“我沒事”

蕭戰輕輕搖頭。

護衛們放下心來。

片刻后,蕭戰再次來到臺階下,正要開口。

里面傳出哮天的聲音:“誰在外面?”

蕭戰心中一喜,立刻道:“烏坦城,蕭家族長,蕭戰,登門拜訪前輩。”

“沒聽過,不見”

哮天冷淡的拒絕。

蕭戰臉一僵,不過立刻就恢復了自然。

煉藥師脾氣古怪,架子大,他見多了。

“前輩,犬子……我這做父親的……”

蕭戰把兒子蕭炎三年修為停滯不前的情況,說了一遍。

中間幾次自責自己沒用。

說完的時候,眼睛都紅了。

可能是被蕭戰感染了,哮天語氣軟了一點:“道長不在家,有事等他回來再說。”

蕭戰一臉激動的說:“多謝前輩,我在外面等他”

“別,道長回來的時間沒準,可能是立刻馬上,也可能是好幾個月。”

哮天說道。

“幾個月”

蕭戰面露難色。

他是一族之長,有很多事要處理,別說幾個月,十天都不行。

“你非要等,我也不攔著你。進來是別想了,道長走之前下了禁制,他不回來,誰都別想進出。”

哮天說道。

蕭戰皺了皺眉。

“族長,要不我們還是先回去吧”

“是啊,族長”

……

護衛中幾個年紀大的護衛開口。

蕭戰搖頭,“先等一夜看看”

一夜很快過去。

曹易依舊沒有回來。

蕭戰只好和護衛們一起離開。

一座百尺高的瀑布之下,白浪翻騰,水汽彌漫。

曹易盤子坐著,雙目緊閉。

忽然天空一閃。

曹易直接橫移數十里。

緊接著,一道雷電擊中了曹易剛才坐的位置。

某個數百米高的山峰上。

“不好”

曹易再次橫移。

接著,又是一道雷電劈了下來。

這樣的事,連續發生了五次,才停止。

曹易對黃羊的來歷愈發感到好奇了。

找了一個僻靜的地方,繼續推演了起來。

十天后。

玉虛觀。

“什么鬼?”

同樣被彈飛了出去的參王一臉懵逼。

他是曹易教哮天煉丹期間,出去的。

沒想到,回來進不去了。

“道長走的時候下了禁制,你老實在外面待著吧”

哮天有點幸災樂禍的聲音響起。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后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目錄
cs模拟真人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