功法修改器 第六百九十九 洛書王,昊天仙獄第一個封王犯人

手機用戶請訪問:手機網m.bctshu.com

请认准本站域名:www.bctbook.com,其他域名都是非法链接!
“大人,這些天,每日各大界山送來的賬本與收入,屬下按蔣贊誠時期的老規矩,十成截留一成,重新做好賬后已上交,這些日子一共截留六千九百萬六烙靈石。{最新最全更新閱讀請訪問https:www.00sy.net}”昌一銘主動開始匯報,隨著經手的靈石越多,他越來越麻木,已經近乎于無感。

“不錯。”石焱眼睛驟亮,有些后悔當日被追殺時,沒有多反殺幾名巡界長,這樣他們麾下的界山都是他的,收入很高啊。

他正好要買封王鬼物,需要靈石。

“昊天仙獄的收入呢?”

“昊天仙獄更多!不過這一階段是爆發性的撈人,越往后越少,審刑使、獄吏等上交大人七成,這些日子一共收獲七千三百萬六烙靈石。”雖已麻木,但昌一銘還是重咽了口唾沫。

不止昌一銘,石焱也不由重咽,兩者相加,能供他使用的六烙靈石已有一億四千二百萬六烙靈石。

這是何等一大筆靈石數字?不算這些,他那里還有二千二百六十五萬六烙靈石沒有用掉。

石焱做夢都沒有想到,有一日他會錢多到不知怎么花。

太暴利了。

他也確實身居高位,整個人間域比他權力大者沒有多少人了。

“大人,沒有人來撈的,也無背景的人王名單整理出來了。”昌一銘取出一份名單。

石焱揮手將之卷來,看過后扔回給昌一銘,令道:“繼續整理,等我秘令。”

“是。”昌一銘心中一冷,為這些人王捏了把冷汗,在外界,人王是人中之王,超脫凡道,受不知多少億人朝拜。

但到了昊天仙獄,生死等全在石焱一言間。

石焱揉了揉太陽穴,說是人王,背景不強,散修與深淵戰場的俘虜居多,但也不是他隨意能殺的。

畢竟是人王,殺十來名輕輕松松,沒人敢找他麻煩,但要是找數百名人王來幫他分解始藥,還都死掉……這就麻煩了。

好在有錢能使鬼推磨,他得付出大量靈石,平衡各方,用于買命。

這一點,他在萬界山的人脈很弱,還沒有擴開,只能借樊炬的力。

剛才他還在想不知道錢多的怎么花,花錢的地方就來了,花費還少不了。

“大人,你當日離開后,昊天仙獄被送來一尊真王,我們該怎么處理他?”昌一銘小心翼翼請示,真王啊!封了王的強者,封疆大吏,封疆封王,人間少有。

“真王?這是得罪誰了,居然被送到了我這里。”石焱皺眉,這送來的是一尊麻煩啊,可不是單純的錢財,只希望是一尊散修真王。

“是散修嗎?還是有什么背景?”

昌一銘回答道:“不是散修,屬下查了查,名為洛書王,信奉書中自有顏如玉,書中自有靈石屋,沒成想悟道了,還真封了王,實力不弱,已修行二百七十年時光,真王巔峰,老矣垂死,還是樊炬最強一后輩的師尊。”

“樊炬。”石焱懂了,問道:“怎么進來的?”

“據傳是與萬界城四十五界區界主爭奪一延壽靈藥,爭奪成功,成功延壽一年,卻也翻臉,被對方找了個機會抓入大牢,禁閉一年,樊炬因此不住找對方,這不是才關了一月不到,耐不住樊主界長一直找,便送到了我們昊天仙獄。”昌一銘說到這里沒有再說。

“自己給自己臺階下么?”石焱失笑搖頭,看來這才是樊炬的真實目的。

“最近有沒有探明的人王級邪異,或者已探明邪異之心位置所在的弱小邪異。”石焱問道,他買了那么多魔,不喂了邪異太過于可惜。

如果沒有封王級別的邪異,那他就喂養一個出來。

“人王邪異有,但沒有已探明的,今日其余巡界的一界山倒是探明一藏海級邪異,已被處理了。”

“繼續探。”石焱放下茶杯,望向另一側,松源回來了。

“以后有人將返祖異獸、兇獸送來,你全部喂了妖鬼,培養到初入人王級別時,就可鎮壓,攢多了我一起處理。”石焱下令,他不止買了魔,還有大批的異獸、兇獸。

各有用處。

“大人,樊炬主界長一會就到,說等不及明日午時。”松源在石焱前方三米處停步欠身,帶回了消息。

“也可,領他到昊天仙獄巖漿獄見我。”石焱微笑,沒有去迎接的意思,今日,他不是以樊炬下屬的身份見,而是以昊天仙獄獄主的身份見。

“是。”

……

巖漿獄,是關押洛書王的地方,就在巖漿獄三萬尺深處,這里巖漿獄獄力濃郁,壓制一切。

即便是一尊真王,都被強壓在巖漿囚牢內,反抗不得。

石焱站于巖漿內,帶著萱兒站停囚牢巖漿三米處。

囚牢內,盤膝坐著一名白色長發披散,卻頗顯文雅,一身書卷氣的老者,此人一身干凈白衣,留著一山羊胡,胡尾落至小腹處。

手捧一卷玄念烙書,津津有味的品讀,石焱出現此人都不知。

石焱也不急,靜靜等著。

洛書王似有些倦乏了,將玄念烙書放于腿部,抬頭伸了個懶腰。

這一伸懶腰抬頭下,正好與石焱對視一起。

“你是?”見到石焱,洛書王老眼輕瞇,腦子在飛速運轉。

“昊天仙獄獄主,石焱。”石焱問好道:“石焱在這里見過洛書王了。”

“不敢,小老兒現在只是個囚徒。”洛書王身體發僵,站了兩次沒有站起來,修為等一切被鎮壓下,他與真實的老人無其它區別。

石焱出手,一縷柔和的內勁掠入囚牢,將洛書王扶起。

“小老兒在這里謝過石獄主了,也拜見石獄主。”洛書王微微欠身。

石焱移步,和睦笑道:“不敢,洛書王貴為真王,石焱可承受不住這一拜。”

身后,萱兒低垂的臉上有些古怪,她家公子什么時候這么好說話了?

“真王?”洛書王苦笑道:“真王又如何?我的罪可是被釘死了,誰也翻不了案,就連將我定罪的界主都辦不到,只怕會老死在這里。”

“是嗎?我怎么聽說樊炬主界長一直在為你奔波,而且頗有成效,將你都弄到我昊天仙獄了。”石焱臉上露出訝色。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后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目錄
cs模拟真人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