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面幽王的多面寵妃 第八十五章 心動與動情(二)

手機用戶請訪問:手機網m.bctshu.com

其實以白焯的武功,哪怕是被綁著也可以不用摔得這么慘的,只要他稍稍運氣,就可以緩沖一下下落時的速度。

可問題是兩次被摔他都是猝不及防的,所以他現在是真的渾身都疼!

逐月給他松了綁,有些不好意思,“抱歉啊,方才一時著急就沒顧得上你!”

逐月松了綁之后又要把白焯扶起來,白焯下意識的避開了,自己掙扎著起來,慌忙道:“無礙!”

逐月奇怪的看著他,隨后也猜到了他為什么躲開了,不由得嘀咕了一句,“真是個呆子!”

白焯:“……”姑娘,大家都是習武之人,雖然你確實說的很小聲,但是在下還是可以聽得到的!

逐月回到了慕容錦璃的身后站好,藍若塵則掃了一眼那走路姿勢有些怪異的白焯,冷聲道:“還不走!”

“是,屬下這就走!”說罷就要施展輕功離開,誰知卻被人拉住了袖子,回頭一看,當看到拉住自己的是個姑娘,一張臉頓時紅得像熟透的龍蝦一般,急忙把衣袖從她的手中掙開了。

“姑娘還有何事?”

逐月看著就被自己拉了一下衣袖臉就紅成這個樣子的白焯,不由得無語的翻了翻白眼,“公子既然渾身疼,那還是走著回去吧,也免得出什么意外!”

坐在石桌旁的慕容錦璃看到他們這邊的情況,眼睛咕嚕咕嚕的轉了轉,突然笑道:“逐月,你送他回去吧!”

“啊?”這下輪到逐月愣了,下意識的問道:“為什么?”

“你說呢?”慕容錦璃似笑非笑的看著她。

逐月是真的不知道自家小姐在打什么算盤,不過還是應道:“好吧,奴婢送他回去!”

“不,不用了!”白焯紅著一張臉拒絕,不過很快閉嘴了。

因為自家王爺輕輕掃了他一眼,雖然什么也沒說,但是王爺的命令他遵從就是!

“那就勞煩姑娘了!”白焯對著逐月微微頷首道。

到了府門口,逐月想著不可能就這么陪著人家一路走回去,于是側身對著旁邊的白焯道:“公子在此暫且等候,我去找輛馬車!”

“不……必了!”白焯只覺得陣陣涼風吹過,他就只來得及說了一個字,逐月就已經沒影了。

白焯嘆了口氣,本來他用輕功的話,雖然可能會有點疼,但是沒多久就可以回到王府了,也不知道王爺怎么想的,非要人家姑娘送他,現在這樣也不知道什么時候才能回到王府。

如果白焯知道藍若塵純粹就是為了討好慕容錦璃,不知道會不會感到無語。

沒多久,白焯就看到一輛馬車向自己駛來,然后車簾被人從里面掀開,逐月跳下了馬車,做了個請的姿勢,“公子請上車!”

白焯點點頭,然后被車夫扶上了車,本來逐月是要自己扶的,不過想到剛才自己只是抓了下他的衣袖他的臉都紅成了那樣,索性讓車夫去扶了。

白焯剛坐下,就看到一抹淡藍色的身影緊隨而入,不由得面色微僵,“姑娘既然給在下安排了馬車,那就不用送了吧!”

逐月雙手環胸,淡淡的撇了他一眼,“你以為本姑娘想送你啊,要不是我家小姐吩咐在前,本姑娘才懶得管你!”

人家姑娘都這么說了,白焯也不好再說什么,干脆閉目養神。

逐月性子本就比較跳脫,最忍受不了這么安靜了,所以就一直在動來動去的。

這是白焯第一次與一個女子單獨坐在一輛馬車里,心情本就難以平靜了,逐月再這么動來動去的,白焯的心就更加的不平靜了,無奈的開口道:“姑娘可否安靜一些?”

“安靜?你還覺得不夠安靜啊?就是太安靜了本姑娘才要制造出一些聲音來!”逐月撇過頭去不看他。

突然又轉過頭來,一臉興奮的道:“不然,公子陪本姑娘聊聊天啊!”

“這……這不好吧,你我二人共乘一輛馬車,已是于禮不和,再這么……”

白焯的話還沒說完,就被逐月不耐煩的打斷了,“行了行了,真是個呆子!”

逐月一臉嫌棄的看著他,然后把頭撇向了窗外,見此,白焯又閉了雙眼。

卻不知在他剛剛閉上眼睛之后,逐月又把目光移到了他的身上,然后緩緩的靠近了他的臉。

白焯突然覺得有一股熱氣呼在了自己的臉上,急忙睜開了眼睛,當看到那一張放大的臉龐時,嚇得直接往后靠,第二次被摔下來他是以背部著地的,所以現在他這一往后靠,背部頓時疼得眉頭一皺。

逐月看到他皺眉,就知道他應該是碰到了背部,“你就不能小心點嘛!”說著就伸手準備把他拉起來,馬車卻在這時顛簸了一下,然后……

“唔!”逐月無辜的眨了眨眼睛,白焯急忙推開了她,整張臉比煮熟的龍蝦還要紅上幾分,然后慌忙坐起來眼睛看向別處。

白焯總覺得時間過了好久好久,他從來沒有覺得幽王府離丞相府這么遠過。

因為兩人不小心親上了,所以馬車內又變得特別的安靜,沒一會兒,逐月就又忘記了剛才的尷尬,到處制造噪音了。

弄得白焯都忍不住看向她,“姑娘!”

“干嘛,又嫌本姑娘吵啊!”逐月瞪著他,一臉的不滿,白焯看著那雙黑眸,心臟竟不受控制的加快了跳動,忽略掉心中的異樣,白焯無奈的閉了嘴。

逐月看到他這副樣子就生氣,太安靜了!

“喂!”

白焯撇了她一眼,沒有說話,不過沒有立刻把頭轉過去,顯然是在等她的下文。

“你說說話會死啊!”逐月氣悶的看著他,有一種想把他的嘴給撬開的沖動。

逐月實在是受不了這種安靜的氣氛,奈何白焯就是不開口,所以就只能她自己說了。

“喂,我叫逐月,公子叫什么?”

白焯聽到逐月就這么把自己的名字告訴了自己不由得皺眉,“姑娘怎可輕易將自己的名字告訴一個男子?”

逐月翻了個白眼,“以后少不了見面,總不能一見面本姑娘就叫你‘喂’或者就叫你公子吧!”

話雖如此,但是白焯就是覺得不合禮數,還是不肯將名字告訴逐月,還是最后被她磨得不行才不情不愿的告訴了她。

這時,車外終于傳來了白焯此刻最希望聽到的聲音,“姑娘,公子,幽王府到了!”

“唔,終于是到了啊!”逐月松了一口氣。

“嘭!”

逐月剛才纏著白焯問他的名字的時候,大半個身子都差不多倒在了他的身上,這突然站了起來就踩到了后裙擺而整個人往后倒,白焯下意識的去拉她,誰知道人沒拉住,反倒是整個人撲到了人家姑娘的身上,而且好巧不巧的帶起了車簾的一角。

車夫目瞪口呆的看著眼前的一幕,都忘記了非禮勿視這東西了。

白焯慌忙起身,也不知道是不是越慌越亂的緣故,白焯本想起身,結果又踩到了自己的外袍又把已經起了一半的逐月給……撲倒了!

逐月滿頭黑線,咬牙切齒的低聲說了一句:“姓白的,你故意的吧!”

“抱,抱歉!”

被逐月這么一說,白焯直接說話都結巴了。

白焯下了馬車之后幾乎是落荒而逃的,也沒想過要請人家姑娘進去喝杯茶。

逐月看著那落荒而逃的白色身影,眼神晦暗不明,自己也下了馬車,然后把車夫打發走了,自己則到了一個無人的地方直接用輕功回去。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后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目錄
cs模拟真人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