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跑不過我吧 第280章 吃我一棒

手機用戶請訪問:手機網m.bctshu.com

请认准本站域名:www.bctbook.com,其他域名都是非法链接!
“MMP,這家伙居然真帶了槍?”柯洪波如是想著,心情很復雜。{最新最全更新閱讀請訪問https:www.00sy.net}

山洞內,原本正開心地檢驗那些黃金、首飾的幾個人一聽外面一連串的槍響,全都嚇了一大跳。

特別是正警惕地看著那青年男子的盧高杰,瞬間就把匕首拔了出來。

他們自己最清楚,自己這邊是沒帶槍的,洞外突然響起槍聲,肯定是對方開的。

既然外面的锘加有槍,那么眼前家伙是不是也有槍?

萬一他們是以開槍為號,準備將自己幾人一網打盡咋辦?

一想到這些,他們怎么能不緊張呢?

那青年男子卻一個縱身竄得遠遠地:“你們干嘛?”

他也很慌啊!

他和锘加就一把槍,他除了背后背了把短匕首外,啥也沒帶,還能咋辦?

不躲開,難道讓對方拿匕首戳啊?

他內心也很絕望,老大你怎么說開槍就開槍啊!說好的盡量完成交易呢?

這時,洞口的锘加聽到里面的叫喊聲,立刻反應過來。

訕訕一笑,將槍重新別回了腰間,道:“那鳥太可惡了,不是嗎?”

柯洪波連忙點頭,道:“對!對!對!你剛才就應該把它打死。”

锘加滿意地點了點頭,可下一秒卻是老臉一紅,道:“這畜生飛得太高了,不然我肯定將它射下來。”

“那是肯定的。”柯洪波說道。

他內心卻又加了一句:如果能讓那貓頭鷹湊到槍口上,你的準頭肯定更好。

里面的人聽到這番討論,氣氛也變得有些詭異。

感情锘加開槍不是殺人,而是打鳥啊!

盧高杰瞅了瞅躲得遠遠的青年男子,然后又看了看手中的匕首,咧嘴笑了笑,然后也將匕首收了起來。

“這玩意兒放懷里烙得慌,拿出來換換位置。”盧高杰強行解釋了一波。

那青年男子在內心鄙視了一番,卻也不好揭穿。

畢竟總不能讓對方承認自己拔出匕首是要戳自己吧?撕破臉對大家都不好,而且對方之所以拔刀,完全是因為自己老大先開槍。

一句拗口的漢語從他口中冒出來:“我們……繼續?”

“繼續!繼續!”苗哲忙不迭地說道。

他話剛說完,洞口又響起了一聲憤怒的嘶吼!

“啊……”

“砰砰砰……”

又是三聲槍響。

這次盧高杰沒再拔刀,反而扭頭看向了洞口。

“我看還是先緩緩,到外面看看吧。”

那青年男子也同意了。

六人一道走到洞口,卻見锘加舉著手槍,一副咬牙切齒的模樣。

他們順著锘加的目光看過去,只見一只貓頭鷹正在天上飛來飛去,動作之靈活,不像是貓頭鷹,而像翠鳥。

盧高杰五人看到這只貓頭鷹,臉色也都為之一變,經過昨晚這一夜,貓頭鷹差不多都快成為他們的魔咒了。

“砰……”锘加瞄了半天,終于又開了一槍。

結果,還是無功而返,那貓頭鷹還在歡騰地飛著。

這里唯獨那青年男子對這貓頭鷹沒有偏見,當即皺著眉頭問道:“這貓頭鷹好奇怪!居然聽到槍響都不逃走,膽子也太大了吧?”

眾人一聽,全都愣愣地看著天上飛著的貓頭鷹。

似乎……有道理呢。

有不怕槍聲的鳥嗎?肯定……是有的。

“锘加兄弟,你之前……是不是在這山上掏過貓頭鷹的鳥窩啊?”柯洪波一臉蛋疼地問道。

锘加更蛋疼,他憤憤然地道:“鬼才掏鳥窩呢!”

“那這家伙怎么一直往你身上拉屎?就像是與你有斷子絕孫之仇一般。”

“我怎么知道?肯定是瘋了。”

正在這時,盧高杰大呼一聲:“快看,那死鳥又下來了……”

所有的人立刻抬頭看過去,锘加習慣性地舉起了槍,猛扣扳機。

“咔咔……”

沒子彈了……

“都給我放下武器!否則吃我一棒。”一個聲音大吼道。

眾人一愣神的功夫,那聲音已經是極近了。

所有人扭頭看過去,卻見一個穿著運動服的青年正拖著一根兩米長的棍子,朝著他們這邊急速沖來。

他應該是從旁邊的林子里沖出來的,就在剛剛眾人抬頭的功夫,他就已經沖近了十多米,現在距離他們這些人已經不足八米了。

此刻,在場的八個人,有一個算一個,沒一人覺得這是一個正常人。

估計是看西游記看多了,走火入魔了吧?

至于警惕?他們可是有八個成年男子呢,手上要么有刀,要么有槍,會怕一個握著根打狗棍的神經病?

當然,他們雖然沒懷疑什么,但看到這個沖過來的人,卻都做出了退讓的準備。

可他們的動作明顯沒有這“神經病”快,不過是眨眼之間,對方就已經沖到了近前,那棍子在空中劃過一道殘影,直接劈在了锘加持槍的手背上。

锘加吃痛之下,不由自主地松開了手,那槍順勢落向地面。

就在這電光火石之間,那棍頭猛然轉向,朝著那正在掉落的手槍掃了過去。

“啪嘰……”

正中目標,手槍瞬間被掃出老遠……

很顯然,這個突然沖出來的“神經病”就是慕遠。

剛剛發生的這一幕,自然就是慕遠搞出來的。

用小毛去激怒锘加,只要讓锘加的怒氣值漲到足夠高,他自然會爆發出自己最強的攻擊力。

再加上小毛是在天上飛的,這家伙想要報復,唯一的辦法就是用槍。

在锘加第一次拔出槍的那一刻,他就已經認出了這槍的型號,仿77式手槍。

威力一般,最大彈容量8發,當然,更大可能是7發,因為一般情況下沒有人會將一發子彈上膛之后再重新往彈夾里加一顆子彈。

經過剛才的一反騷擾,锘加果然很配合地射出了7發子彈。

可慕遠并沒有立刻沖出來,而是再讓小毛騷擾了一次……

結果,果然空槍了!

至于另外那個與锘加一起來的青年男子身上還有沒有槍,慕遠覺得可能性很低。

再說了,現在那家伙站在锘加的身后,自己突然沖過去,對方就算要拔槍射擊,也得先讓開身子。

計算著時間,慕遠有把握沖到他面前……

……

突然的變故震驚了所有人。

在場眾人又不是傻子,自然看出剛才那一棍明顯不是一正經的精神病人能辦到的。

“小子找死!”

“老子殺了你!”

這一幕把他們嚇壞了。

而且,對方的目的太明顯了,就是繳槍……

身手最為敏捷的苗哲瞬間拔出了別在褲腿上的匕首,迅速舉過頭頂,順勢就朝慕遠扎了過去。

慕遠嘴角微翹,這是微笑。

然后,棍子一顫,以一種妙到毫巔的技巧,直接打在了苗哲的手肘處。

然后就見苗哲手臂一沉,匕首再也握住了,直接掉在地上。

就在這毫秒之間,慕遠已經沒再理會苗哲,棍子向側面一探,直逼還處于懵逼狀態的青年男子。

任誰看到這么長一根棍子掃過來,也會想辦法躲避和反擊的。

這青年男子連連后退,同時伸手從背后拔出了一把匕首。

可他的匕首才剛剛揚起,慕遠的棍子已經到了。

危機迅速解除,這男子的反應也印證了慕遠剛才的猜測:他果然是沒帶槍的。

沒了熱武器的這些人,哪是慕·棍法宗師·遠的對手?就如風卷殘云一般,這些人就如垃圾一般被掃進了山洞里。

寬闊的山洞里頓時響起了此起彼伏的哀嚎聲。

“叫什么叫?又沒有缺胳膊斷腿!”慕遠大吼一聲,心煩呢。

里面的聲音頓時小了幾個檔次,他們怕慕遠的棍子……

太狠了!哪兒疼敲哪兒,有這么玩的嗎?

雖然沒缺胳膊斷腿,但這滋味兒絕對不比缺胳膊斷腿來得好受啊!

慕遠就這樣站在洞口,對這結果還是挺滿意的。

對慕遠來講,斷腿不斷腿的真不重要,只要能瓦解戰斗力就行。

上次在龍安市,用棍子不熟悉,一通蠻干,以他的力量,斷手斷腳簡直太正常了。

而現在掌握了宗師級棍術,慕遠用起棍子來可謂是得心應手,根本用不著打斷對方的手腳就能瓦解其戰斗力。

真要是弄斷了手腳,反而不好。

他可是記得,上次把那幾個盜竊嫌疑人手腳打斷后,足足拖了一周,才將人送進看守所,俠義值自然也就晚了一周才到賬。

系統欠著俠義值又不會算利息,自然是越早到賬越好。

“都給我蹲角落里!誰也不許亂動。”慕遠瞅了瞅放在最里面的箱子和兩個背包,立刻下達了新的指令。

“兄弟,你哪條道上的?”柯洪波痛得倒吸涼氣,卻還是堅持著問道。

這次肯定是栽了,而且栽得很徹底,很懵逼……

這世上怎么有這么牛逼的人?不都是電視里才有嗎?

以前他們看電視的時候,覺得那些配合主角演出的龍套們挺傻逼的,這么多人被一個人揍。

可現在想想……

哎,人啊!誰還沒個犯傻的時候呢?

剛才那棍子明明戳過來了,自己還把屁股湊上去,想想都疼……呃,不想也疼,真疼。

慕遠一面持棍驅趕著這些人,一面咧嘴笑道:“你問我哪條道上的?我公安局的。”

柯洪波哭喪著臉,道:“兄弟,別扯了吧?公安局里有你這樣的人?”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后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目錄
cs模拟真人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