禍國妖妃悲離歌 第二百零九章

手機用戶請訪問:手機網m.bctshu.com

请认准本站域名:www.bctbook.com,其他域名都是非法链接!
所有人都呆滯在了原地。{手機最新閱讀請訪問https://m.00sy.net}

荒郊野嶺的,這是女鬼?

“大哥,咱們是不是撞上了什么東西?”張小壯怔怔道。

“過路人罷了。”張大壯依舊平淡無波。

“吁”駿馬停在了原地。

凜凜寒風中,女子冰冷又無情道:“這里除了連家人以外,全都滾!”

好霸氣的女子,眾人不由想。

“閣下好大的膽子!你可知劫人是什么罪?”張大壯拔刀,站起身,冷喝道。

“滾,還是不滾?”姜離歌眼中全是凌厲,顯然是耐心失盡。

張大壯和張小壯見此,知道是個硬茬,直接劍指姜離歌:“那就別怪兄弟不講理了。”

姜離歌終于轉頭看向二人,淡淡道:“狂妄之徒。”

眾人:到底是誰狂妄了?

眼花繚亂里,張大壯和張小壯還沒有動手便被打趴在地上,姜離歌冷笑道:“趁現在滾,我可以饒你們一命。”

張小壯害怕了,看向張大壯,勸道:“哥,這樣的事兒,多了去了,保命要緊。”

張大壯站起身,擦了擦嘴角的血跡,惡狠狠道:“咱們走!”說著也不管其余犯人,直接離開,連犯人都不管了。

“不是連家的人,都自行離開。”待二人消失后,姜離歌再度道。

“爹,你有結交過這樣一位美人兒嗎?”連紅月疑惑道。

“難道不是你?”連云深也是疑惑不已。

父女倆對視一眼,眼中盡是嚴肅。

最終只剩下連家人,姜離歌看向連紅月,眼中幽微不明。

女子為將,本來就艱難無比,連紅月當年投軍,她是實實在在的歡喜,她姜離歌手下女兵極少,都是窮苦之人,想著連紅月這樣的千金小姐加入就是一個好的開端,日后女子投軍也會打開更大的豁口,只可惜,終究是養了一條白眼狼。

對于連紅月,是她姜離歌眼拙了,自古成王敗寇,她不怪連紅月踩著她上位,可折辱阿奕這一點兒,無從饒恕!

連紅月,如果當初你知道自己會是這樣的下場,還會那樣做嗎?

“敢問女俠可是有什么事?”連云深終究是前戶部尚書,這點兒度量還是有的,見姜離歌特意將他們留下,又半晌不說話,選擇主動開口。

姜離歌回過神,放下臉上的面紗,看向連云深,笑得殘忍道:“有事請教連大人和紅月將軍,還請替小女子解惑。”

“女俠有話說便是。”連云深心中苦笑不已,今日只怕是禍不是福。

“可否移步?”姜離歌意味深長道。

“要說什么,在這里說就是!”連紅月見這副陣勢,自然也明白了過來,冷硬道。

“確定嗎?可有的話在這里說了,連家上上下下三十人就要被滅口了。”姜離歌似笑非笑。

連云深疲憊道:“我隨你去便是,只是紅月乃閨閣女子,便不必聽了。”

“爹!”連紅月看著連云深,帶著憤怒喊道。

“紅月,聽話。”連云深眼里滿是慈愛。

姜離歌,給老子滾過來跪著。

阿爹,你舍得這么活潑可愛的我跪在這冰天雪地里嗎?好冷啊。

簡直是拿你沒辦法!

天下父母心,不管連云深在她阿爹的死里扮演什么樣的角色,對于父親這一個角色,他無疑是合格的。

可姜離歌是誰?冷血如她,會放過連紅月?

“我記得我好像說的是連大人和紅月將軍一起吧?二位耳朵不好使?”姜離歌淡淡道。

“女俠,可否放過小女?”連云深乞求道。

“不可以。”姜離歌冷冷道。

“那草民可就沒什么說的了。”連云深眼中波瀾不驚,徹底平靜了下來。

“連大人,您以為您還有談判的資格嗎?我這是通知你,而不是和你商量。”姜離歌眉間一片冰冷。

二人皆一噎,無可奈何地跟在姜離歌身后到達僻靜處。

“要殺要刮,痛快些。”連紅月率先開口道。

聞言,姜離歌轉過身,看向連紅月,眼中全是輕蔑,哂笑道:“紅月將軍倒是痛快,不過和你的帳得往后放放。”

說完視線轉向連云深,帶了幾分恨意,問道:“連大人,三年前鎮北侯的死,您知道多少?”

連云深自嘲道:“果然是因果報應。”

“爹,都說了那是他們時運不齊,盛極必衰,你不必自責。”連紅月似有幾分看不過她爹的態度。

“時運不齊,盛極必衰,哈哈哈,紅月將軍倒是大言不慚啊,在你看來,有的人就應該死,就應該被人踩著上位,就應該被辜負,這么說來,那你連家又何嘗不是?”姜離歌嘲諷道。

“我連家乃是被奸人所害,終于一日會東山再起,和姜家不一樣。”連紅月執著道。

“怎么?流放之前狗皇帝給你灌了迷魂湯,承諾終有一日會恢復連家的榮耀和地位?哈哈哈,夠傻夠天真,鎮北侯曾多次救狗皇帝于水火,征戰沙場多年,最后還不是被狗皇帝算計?你小小連家算什么?”姜離歌冷冷打擊道。

連紅月臉上一片鐵青,姜離歌說的是事實,可除了抱著那點兒微薄的期許以外,她還能做什么?

“女俠不就想知道當年的事兒嗎?我說便是。”連云深無可奈何道。

“連大人,就憑您這份心計,若是姜家和奕親王還在,你連家只會更上一層樓,可你偏偏通通都算計了,唉,真可惜。”姜離歌繼續插刀。

“姜家的覆滅,我連家的確有責任,可奕親王,我自認為沒有得罪半分。”連云深冷冷道。

“哈哈哈,連大人的確是沒得罪,紅月將軍可是想做奕親王妃呢。”姜離歌淡笑道。

“那又如何?還好沒做成,畢竟沒有人想當寡婦啊,姜離歌。”連紅月語氣篤定道。

“嗯,不錯不錯,還能猜出我姜離歌,不算太笨。”姜離歌嘲笑道。

“賤人,你果然沒死。”連紅月眼中滿是仇恨。

“怎么辦呢?我姜離歌天生命大,被你在背后捅了一刀后還能活得好好的。”姜離歌絲毫不在意道。

“姜離歌,你配不上他!”連紅月憤怒道。

“嘖嘖嘖,這是嫉妒了啊?剛才不是說不想做寡婦么?怎么,這副樣子是羨慕極了啊?”姜離歌眉眼間全是諷刺。

看得連紅月只覺得臉上火辣辣的,這該死的女人,就算是一無所有之后還活得這么肆無忌憚!準備說些什么,姜離歌卻是冷著神色道:”我勸你先別惹我,要是你爹白發人送黑發人,那可就怪不得我了。”

連云深像是霜打的茄子一樣,徹底沒了剛才強打起來的氣勢,喃喃自語:“報應來了,姜兄,這就是報應啊。”

姜離歌不耐煩道:“趕緊說,我可沒什么耐心。”

連云深嘆一口氣,緩緩道:“當年”

“連愛卿,有一事,朕希望你去做,成了,連家更上一層樓,若是不成”建文帝高坐在桌案后,威嚴道。

“皇上但憑吩咐,赴湯蹈火,在所不辭。”連云深跪地道。

他知道不會是好事兒,可他沒有拒絕的權利。

“嗯,很好,朕要你秘密出使南楚諸國,制造南楚諸國聯合作亂的假象。”建文帝語氣平淡,像是在說一件平常無比的事兒。

“皇上,此事臣不明白。”連云深皺眉。

“如今軍中將領,能出征的便只有鎮北侯,連愛卿,你應該明白朕的意思。”建文帝似笑非笑道。

“微臣領旨。”連云深磕地。

“嗯,辦好了這件事,你連家小輩這些年干的糊涂事兒,朕就當沒看見。”建文帝笑道。

連云深知道自己這是在鬼門關上走了一圈,剛才若是沒有領旨,只怕先死得就是他連云深。

建文帝早已許下重利,是以此行也只是一個形式,南方諸國很快就動亂了,當然是假的動亂,于是鎮北侯帶兵前往,之后的事兒和姜離歌從常宏那里聽來的差不多。

這次曠世的算計里,隕滅的不僅是南楚戰神,還有十萬黑騎軍,十萬朝廷軍,二十萬南方聯合軍,尸骨如山,流血成河,而一把火燒了個干凈,將這些計謀掩蓋在塵埃里,這樣的君王,有什么值得盡忠的?

“我自知此生罪孽深重,無可饒恕,若知道幾國皇帝如此喪心病狂,我我”連云深痛哭流涕。

“你又如何呢?不接受這樣的任命?別傻了,連大人,就算是你知道,你也會這么做的。”姜離歌毫不留情地拆穿對方偽善的面孔。

對于這些人來說,只有利益和家族是最重要的,就算是知道建文帝此令一下,必當伏尸百萬,流血漂櫓,那又如何呢?只要沒有傷害到自己就夠了,哈哈哈,她阿爹費盡心思守護的竟然是這樣一個惡心的朝堂!

“我是罪人。”連云深痛苦無比。

“連大人,金峰嶺一役終究會暴露在所有人面前,到時候,您就是狗皇帝的背鍋俠,祖宗三代都不會安寧,而且萬世遭受唾罵這樣的結果,你愿意嗎?”姜離歌笑得冷漠。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后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目錄
cs模拟真人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