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大唐中興 第28章 上元夜驚變(三)

手機用戶請訪問:手機網m.bctshu.com

请认准本站域名:www.bctbook.com,其他域名都是非法链接!
“沒想到郭軍使是戰功赫赫之人,咱家之前有所怠慢,還望郭軍使不要見怪。{零點書院}”田令孜臉上露出‘真誠’的笑容,隨即便對旁邊的人吩咐道,“還不快給郭軍使倒上好酒?咱家要親自與郭軍使對飲。”

“是!”

田令孜的話略帶嚴厲,仿佛在責備手下的人怠慢了郭琪。不過在看到一個太監不知道從什么地方端來一壺酒然后給郭琪滿上,李鋌臉色微變,黃頭軍中跟郭琪關系較好之輩中有一人當即站了出來,對著田令孜行禮道。

“國公大人”

田令孜淡淡地舉起手,制止對方繼續說下去,然后微笑著舉起酒杯,對著郭琪說道,“難道郭軍使不給咱家面子?”

“郭琪,晉國公單獨與你飲酒,乃是你莫大榮耀,還不快端起酒杯。”一旁的陳敬瑄不容拒絕的說道,這相當是表明了態度,其他心有不忍之人,也都不敢站出來求情。

看著面前這個太監手中端著的用金杯盛滿的酒,郭琪心里不禁一寒,抬起眼死死地盯著田令孜,可對方一直面帶微笑,讓他心里更加厭惡。郭琪本想掀翻這杯酒,可看到眾人所處大殿靠近窗戶的那群士兵的手已經握著了手上的橫刀,他知道這杯酒,他必須得喝。

不喝,馬上就死;喝了,可能會死,但現在卻不會死。

想到這兒,郭琪便接過那杯酒,本就幾秒的時間,在眾人看來,仿佛過了許久,一些人頭上都開始冒著冷汗。

“老郭”看著郭琪端起那杯酒,旁邊有人便叫了一聲,郭琪則是淡淡一笑,然后看著田令孜,“晉國公親自賞賜的酒,郭某再怎么也得喝了。是不是,晉國公大人?”

“郭軍使說笑了,既然郭軍使這么給咱家面子,咱家也不能沒有表示。咱家先干為敬,郭軍使隨意。”

說完田令孜就一口喝掉自己杯中的美酒,順便把杯子遞給旁邊的宮女,然后靜靜地看著郭琪。

而看到田令孜一口喝完,郭琪看了看自己杯中的酒,猶豫了一會兒,然后便下定決心,一咬牙便一口灌下,即便是旁邊的同僚極力勸阻,他也沒有停下。

喝完杯中的酒后,郭琪便感覺腹中不是很舒服,他強行壓下,冷冷地看著面前的田令孜,拱了拱手說道,“國公大人,郭某軍中還有要事,就不便繼續逗留,還請國公大人給個方便。”

“自然,軍務為重,郭軍使自便。”田令孜大方地抬起頭,臉上并沒有什么異樣。

“多謝國公大人。”

郭琪剛說完,便感覺腹中猶如翻江倒海,臉色也有些發青,不過他還是忍住,然后便快速離開大殿。

“國公大人,小的也先走一步。”

看到臉色變化的郭琪,與其交好之人便意識到了不對,也不管田令孜是否同意,連忙追了出去,而田令孜也沒有責怪的意思。

“二哥,你那個酒沒問題吧!”

看著匆忙離去的郭琪,田令孜的表情終于不像之前那么一直強打著笑容,而是變得很冷,仿佛一只潛伏的巨獸,隨時準備襲擊獵物。

“四弟,你就放心吧,那郭琪活不過今晚。這人如此不識抬舉,也活該他有此后果。”陳敬瑄把玩著手上的酒杯,毫不掩飾地冷笑道。

“等其死后,二哥趁機整頓一下黃頭軍,那個李鋌不錯,但也不要完全信任。只要把黃頭軍牢牢控制在手中,二哥這節度使的位置算是無憂了。”

說完田令孜便不再管必死的郭琪,而是繼續與大殿里其他人飲酒作樂。不過出了剛才這檔子事,剩下的人也都興致不佳,但有了郭琪一事擺在前面,也沒人敢駁田令孜的面子。不過眾人心里都帶著事,有對田令孜的恐懼和不滿,也有對郭琪的同情。

。。

“我們想干什么?”

聽到這個問題,陳虎不禁覺得好笑,看著眼前被兩個家仆保護著的兩女,陳虎便色心大動,之前只是遠遠眺望,并不仔細。但到近前一看,才發現二女的長相雖不如孫媚,但身上那股隱隱約約的氣質,卻格外吸引人,而孫媚身上的這種氣質很淡。

“我不想干什么,就是不知道兩位小娘子可否有空隨本公子一起游覽這上元美景。”陳虎理直氣壯地說道。

若是沒有那幾個家仆包圍著安化公主幾人,光憑陳虎這話,還會以為這是很有誠意的邀請,不過旁人卻是看出陳虎沒安好心,只不過看到其身邊那幾個兇神惡煞的家仆,沒人敢來阻止。

“就你?也不找個鏡子照照自己,也想跟本公。。。本公子一起游玩,我看是你這是癩蛤蟆想吃天鵝肉。”安化公主本就是那種得理不饒人的主,特別是看到遠處李曄等人發現了這邊的情況,就更加理直氣壯。

“哼!”被人當著這多人的面數落,陳虎心中的怒火一下就上來了,出言恐嚇道,“今天你們是必須跟本公子一起,不然”

說著,陳虎便對旁邊幾個家仆示意,讓幾人制住對面兩個女子面前的兩個仆從。在他看來,四個軍中好手對兩個普通的仆從,肯定是手到擒來。

而看到圍過來的四人,劉奎也有些緊張,他明顯能感覺出眼前身材魁梧的四人是戰場上下來的人。若是真刀真槍的干,他自然不怯,畢竟他都能帶著昌寧公主從長安逃到成都,也是活生生的殺出來的。只不過他這邊除了他,就還有一個護衛,而且還要保護兩位公主,不一定能兼顧道。

他沒看見李曄等人已經在過來的路上,心里反而有些著急。

或許是有幾個家仆的壯膽,也或許是看到眼前的幾人沒有反抗的意思和實力,陳虎的膽子一下子就大了起來。看到數尺之外的李淑,便忍不住上前,打算用手去撫摸那俏臉。

李淑也沒想到對方這人如此大膽,大街上都敢動手動腳,本就內向的她,一時突然愣在了那里,一動也不動,看著那粗糙而惡心的大手伸過來。

就在那大手距離她臉頰不到兩寸之時,一陣大喝聲從旁邊傳來,然后就看見另外一只手橫空而來,直接握住了那朝著自己臉頰而來的惡心大手。

“大膽,居然敢如此放肆!”

之間劉奎直接擰住陳虎那伸出的右手,怒目而斥。

陳虎也被劉奎的這一聲給嚇了一跳,然后就看到一個動怒的面孔,進而手上傳來清晰的疼痛感。

“疼疼疼!”

“快放開我家少爺!”

旁邊陳虎的幾個家仆也沒想到會出現如此變故,看到被制住的自家少爺,不禁有些投鼠忌器。

“滾!”

由于人少,劉奎自知若是發生沖突,他很難照顧兩位公主的周全,手上稍稍用力一番后,便把陳虎直接推了出去,對方在旁邊的家仆扶著下,才沒有摔倒。

不過吃了這么大的虧,陳虎自然不會善罷甘休,卷起右手衣袖,看見手腕處已經發青了,就很生氣。當即便指著劉奎等人,對著幾個家仆吩咐道。

“把他抓起來,給我往死里打!”

“是!”

“住手!”

就在沖突即將爆發的時候,李曄一行人終于趕到。

而劉奎已經掏出身上的障刀,準備拼死一搏,就算是自己受傷也不能讓兩位公主受到傷害,不過在看到遠處而來的李曄等人,心里便大松一口氣。而他,突然也變得底氣十足,隨著李曄一行人的趕到,現場的局勢一下就顛倒過來了。

關于障刀,我在網上查了下資料,發現有兩種說法。一種是短刀,跟日本刀的肋差差不多,可能小鬼子的肋差就學的這個;還有種說法是長刀。對于這兩種說法,說實話我也不知道相信哪種,不過在小說中,我就把障刀當成比橫刀略短,用于防身的武器。還有就是看看今天能否來個三更,若是能三更,也希望大家多多支持,打賞沒必要,多來兩張推薦票就行。

(本章完)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后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目錄
cs模拟真人游戏